首页 战火中的青春 第一章程嘉树归国打算报考清华

第一章程嘉树归国打算报考清华

书名:战火中的青春
作者:混悬液
更新时间:2023-07-21 11:28

“咱们再快一点加把劲,二少爷马上就回来了,咱们得把家收拾干净了。”程府里仆人双喜说着。

其他仆人应和道:“好嘞,好嘞。”

此时程嘉树迈着愉快的步伐走进程府的大门,他摘下墨镜别在衣领上又看了看四周:“双喜。”听到喊声双喜扔下手中修剪树叶的剪刀向程嘉树跑去。

程嘉树一把揽过双喜的脖子:“有没有想我呀。”

“二少爷,你终于回来了,你可想死我了。”双喜说完又朝里屋喊“二少爷回来了。”

程嘉树弹了一下双喜的脑门说:“双喜,一会儿行李车接一下啊。”

大哥程嘉文正扶着程母往外走。

“妈,妈我回来了。”程嘉树看到母亲便迎了上去。

“树儿。”程母边跑边喊。

“您慢点。”

边说着程母抱住了程嘉树。

“想死您了。”

程母拍着程嘉树的背:“六年了,终于把你盼回来了。”

程嘉树也摸着程母的背笑着说:“妈,您多打两下,儿子不孝让您牵挂了。”

程母抱着多年未见的小儿子高兴的流下了眼泪。

“别哭啊,妈。”

一旁的程嘉文看着母子俩也笑了。

程母拉着程嘉树别走别说:“来,快去见你的父亲。”

“日本要联合东亚各国结成东亚联盟,以王道主义为指导理念以国防共荣,政治独立和文化……”。“真是狂妄无耻。”屋里的程父背对着门边听着广播边来回踱步,时不时的咒骂一句。

程嘉树走进屋子怯怯的叫一声:“爸。”

广播还在继续“沟通为基本条件,在日本天皇的指导下……”然而程父已经无心再听,缓缓转过身。

程嘉树笑着:“我回来了。”

程父伸出手拍了拍他的肩:“又长个儿了,我都够不着你了啊”。

程嘉树调皮地蹲了一下:“哎,跟您一般高。”

全家人都被程嘉树这幅模样逗笑了。

一家裁缝铺里,一位妇女正打量着一件旗袍。

“妈。”妇女的身后一道女声传来。

妇女走上前去摸了摸女儿身上的裙子:“颜师傅的手艺真是没的说呀,做得太好了。”

被唤作颜师傅的男人摘下眼镜:“哪里哪里,林太太您过奖了。林小姐她穿什么都好看。”

林小姐有些不高兴的说:“妈,您又花这么多钱,给我做这么贵衣服干嘛呀。”

林太太一脸慈祥的说:“明天北大、清华不是搞篮球友谊赛吗,你呀,就穿这衣服过去请他回家来吃饭。”

“请谁来家里吃饭?”林小姐表示疑惑。

林太太啧了一声说:“装什么傻呀,清华的叶润名”。

林小姐被呛了一下有些急燥:“妈,你说什么呢。”说完拿上包赌气似的走出了裁缝铺。

程父、程母、大哥程嘉文和程嘉树都坐在屋子里。

“渴了吧,周妈,快把我做的冰镇炒红果拿过来呀。”

等周妈把冰镇炒红果那来之后,程嘉树别吃边说:“好久没吃过了,还是那个味。不过,妈,这个东西啊做起来太麻烦了”程嘉树又吃了一口就把这碗冰镇炒红果放到了旁边的桌子上“这么热的天啊,就适合来一瓶冰镇汽水,那才叫一个爽。”

听到这句话程嘉文看了一眼程父,程父把茶杯放在桌上,转过头对他说:“你去美国这几年,是不是尽喝洋汽水了,洋墨水你喝了多少啊。”

程嘉树把头略低下了,又笑着转移话锋到:“爸,您身体可好。”

然而程父不吃他这一套继续问:“我问你的学业怎么样了。”

“还行啊。”

“还行?”

“我预科学业已经全部结束了,等这次回来给您过完六十大寿,我就回美国备考大学。”

这时程母突然开口说到:“树儿,这一路上够累的吧,快去洗个澡,换个衣服。学业的事往后再说吧。”

程父听了这番话看着程母:“他在外面野了好几年了,既然回来了就应该收收心。”说罢又看向程嘉树“现在北大和清华联合招生,你好好准备准备,报考清华!”

“考清华?”

房间里程嘉文拿着汽水喝了一口,面露难色:“这水怎么还辣舌头呢。”

程嘉树站起身双手插在裤兜里:“活该,谁让你跟咱爸串通好的,一个唱红脸一个唱白脸,诓我考清华”。

程嘉文往前走了一步:“我们怎么就诓你了,嘉树,你就这么想回美国吗?”

“哥,我不是非要回美国,我只是不愿什么事都咱爸替咱们做决定,我就是想自由自在做我人生自己的主人。”

程嘉文拍了一下他的肩语重心长的说:“你还是不懂父母心哪,你说你一起走就是六年,咱父母年纪都大了,还能有多少个六年呢?如果再回美国去你还能再见他们几面?这水你留着喝吧。”

程嘉树接过汽水后程嘉文就走出了房间。

“我还是更喜欢冰镇炒红果。”

听到这话程嘉树抬起头也许他也意识到父母真的老了。

“的确很便宜,但我也不想进,他这么打压无非是想逼我就范,这点损失我还承受得起,就这样吧。”程父挂了电话程嘉文就过来了。

“父亲,商会又来电话啦,推销东洋纱线?”

程父微微点了一下头:“他会长周葆臣可以弯得下腰,我这把老骨头可没那么软。吃饭吧,吃饭”。说着二人朝餐桌走去。

饭桌上程嘉树托着腮帮像是在思考什么。

程母给程嘉树盛了一碗饭说:“想什么呢树儿,快吃饭”。

程嘉文也拍了拍他:“树儿,吃饭。”

程嘉树回过神来接过程母盛的饭:“哎呦,四喜丸子、葱爆羊肉、京酱肉丝全是我爱吃的。妈,还是您最了解我。”

一旁的程嘉文想给父亲盛碗汤被程父拦下来:“我来吧。树儿啊,你报考清华的事情啊都是你悦容姐操办的,你明天就去趟清华问问她具体情况。”

第二天程嘉树按照程父的要求来到清华园,拜访了表姐方悦容,也去探望了在清华物理系读书的挚友毕云霄。同时,观看了清华和北大之间举行的一场篮球友谊赛。

“毕云霄加油。”

“传球啊。”

“清华加油。”

“北大加油,北大加油,北大加油。”

清华和北大的学生们都在为自己学校的同学助威加油。

此时程嘉树和方悦容也走进篮球场围观。

程嘉树指着一小块空地:“姐,你到这儿来。姐,他们球打的不错啊。”

“是啊,清华北大多少年没打过这样的比赛了。”

“北大加油,北大加油。”

“华珺,你看你看,学长过来了。”

“过来了,叶润名。”

“快快快。”

“加油。叶润名,叶润名。”

“学长,学长好,学长好帅,学长好棒。”看到叶润名学长走过来,众多女学生都迎上前去。

叶润名接过林华珺的毛巾边擦汗边说:“没想到一场篮球赛来这么多人。”

林华珺打趣的说:“我看呀,大家一多半都是来看你的吧,我耳边可都是叶润名的声音。”

叶润名笑了:“你也拿我打趣。”

中场休息的时候程嘉树朝站在篮球场中央的男生喊:“毕云霄。”

男生也朝他喊着:“嘉树。”

他们像以前一样拍了一下对方的后脑勺,那是独属于他们的打招呼方式。

“你怎么来了?”

“我今天要是不来啊,还见不上有些人球场上的窝囊劲。”

“你别站着说话不腰疼,他们打得不错,你说怎么破呀。”

这时裁判员吹了哨子催促学生们上场了。

程嘉树跟毕云霄击掌:“来,加油,去吧。”

另一旁的女学生也在给叶润名加油:“加油。”

“学长加油。”

场边的程嘉树再次喊道:“加油啊。”喊玩他便走向清华和北大的学生堆里。

“北大加油。”

林华珺头往旁边偏了一下不看程嘉树说到:“你挡住我了。”

程嘉树摘下墨镜别在衣领上,往旁边挪了一步:“对不起,你是清华的吧。”

林华珺的目光依旧在篮球场上:“不是。”

程嘉树低头看了一眼林华珺别在胸前的校徽:“北大的?”

篮球上叶润名示意毕云霄把球传给他:“云霄,走。”

就在叶润名拿到球正准备投篮的时候,他转头看到了程嘉树跟林华珺讲话的一幕。一恍惚,手里的球就被对手抢走了。

队友喊着:“回防。”

而此时程嘉树依然再跟林华珺说话:“同学,我叫程嘉树,你叫什么名字啊。”说罢抬手在林华珺眼前晃了晃。

说话间,球场上的毕云霄不小心被对手推到在地。裁判吹了哨子,做出一个中止手势。

“云霄。”程嘉树跑进球场把他扶过来。

“没事吧。”

“没事。”

“还能打吗?”

毕云霄不屑的笑了一声“你替我上?”

程嘉树把墨镜摘下来递给他:“给。”毕云霄接过墨镜顺手给自己带上了。

裁判又吹了哨子。

听到哨声叶润名对着林华珺说:“我打球去了。”

“加油。”

“北大加油。”

“清华加油。”

程嘉树也换上了清华的篮球衣跟叶润名并肩站在一起,二人摩拳擦掌相视一笑,一齐走进场中央。

“加油,加油,加油。”

“叶润名,加油。”

“北大加油,北大加油,北大加油。”

程嘉树精湛的球技引起了围观女学生们的感概:“这谁呀,太帅了”

球场上学生正打得激烈,场外一群清华的学生突然匆忙的跑进来。

为首的男生说到:“出事了,不好了。”

“修远?”

“出事了,日军……日军那边有军事动静。”

“怎么啦。”

这时几位老师走过来维持秩序:“大家不要乱,不要乱,大家。”

“怎么了,怎么了。”

“到底发生什么事。”

“今天日军把虚弹演习变成实弹演习,在长辛店开枪开炮。”

“实弹演习?他们想干嘛呀?”

“这消息可靠吗?”

“可靠,是家住在长辛店的同学亲眼看到的。”

毕云霄愤恨的说:“我早就说过,日军狼子野心,只能痛击不能妥协。”

“政府和军队不作为一味抱着和平幻想,妥协退让只会姑息养奸。”叶润名振奋的说着。

毕云霄挥舞着手臂:“我们必须让政府立刻觉醒,让军队奋起抗战。”

“奋起抗战,奋起抗战。”被毕云霄这么一鼓动在场的学生不管是清华的还是北大的也都挥舞着手臂喊。

那一天群情激奋如火山爆发。程嘉树和北大清华的同学们一起上街去散发传单,一起去市政府请愿和警察发生了激烈的冲突。

林华珺推搡着警察对人群喊:“别打架。叶润名别打。”

这时一名警察,拿着警棍往程嘉树的方向走去。

“小心。”眼见着就要打程嘉树,千钧一发之际林华珺拿起书包重重的砸向警察。程嘉树转过头对上林华珺的目光两个人都愣住了……

几名警察押着学生们进了看守所,边走边叫骂着。

“进去,干什么呢磨蹭什么,跟上跟上,快点。不务正业寻衅滋事,还知不知道天高地厚。”

“进去,关你们两天饿你们两顿就都老实了。”

“都坐下啊,不许乱动不许交头接耳。”

“你,不许东张西望。”

“坐下坐下。”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目录
查看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