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被迫穿成反派徒弟师尊后我插翅难逃 第一章但愿我们不在相见

第一章但愿我们不在相见

书名:被迫穿成反派徒弟师尊后我插翅难逃
作者:麻辣咸鱼不翻身
更新时间:2023-07-24 11:18

“滴滴滴。”

夜晚的城市灯火通明,在一条道路上一齐响起的车鸣声和怒骂声成为了这个城市独有的特色。

“哎?!我说前面的啊?!你能不能快点!!我家婆娘还等着我回去吃饭呢???堵个屁啊???堵?!!”

年轻小伙奋力的捶打着方向盘,脱口而出:“妈的!!”

一道悠悠然不紧不慢的声音传入小伙的耳中:“害!年轻人消消气,先别说了。”说着说着小伙子在众多的车鸣下居然听见了茶杯开盖的声音,紧接着就是沉重的一声叹息声,然后才是盖上茶杯盖的声音。那个中年男人接着说:“你以为就你一个人急啊?大家伙儿不急啊???”

短暂的安静,中年男子接连叹气摇头:“小伙子一看就是一个末经过世道的男人。来,叔教你,男人,输什么都行,唯独就是不能输了气势。你得像我一样喝一口茶之后……”

“滴————”

一声长鸣音结束了这一时片刻的争吵。

中年男人直接打开车门,一步下车使劲全部力气将车门“啪”的一下关住了,瞪着眼睛环顾四周:“谁啊?不服?!出来干啊。”

小伙子非常赞同的表示:‘学到了,喝口茶在干,这样更有气势。’

一辆黑色车的车窗被缓缓摇下,从中探出了一个粉红色的脑袋,虽只露出了半张脸也能瞧得出此人相貌非凡。

“当然是维持世界和平的大人啦。大叔和平一点。大冬天的,这样吵,还怪冷的。”

语闭,粉发男孩又摇上了车窗隔绝了中年大叔的怒骂和周围的指指点点。

“嗡——”

手机屏幕亮起,一条信息出现在锁屏壁纸上。

发件人:小屿儿

「你看,我发现一只橘猫儿。很可爱是不是,我都要沦陷了。」

然后配了一张橘花猫的图。

粉发男子拿起手机点开的那张照片,橘花猫被人抱在臂弯里。可以看出小猫儿睡的很香。

不过更吸引他的不是猫而是那人的衣袖,怎么看都像睡衣的图案。

他绅细的手指不断敲击着手机的屏幕回复:「不错啊。」

「你在哪?我去接你,然后在帮你报复渣男。居然敢出轨,还是在叔叔的公司里???真当公司是他自己的?」

对面回复的很快。

「xxx公交汽车站。」

「报复?算了吧,我不想再看见他了。」

「那行,别乱跑,我去接你。」

「好。」

夜晚的寒风很是刺骨,在人行道是走着一个身穿单薄睡衣的男子。

他手中拖着行李箱怀中抱着一只橘花猫。猫很瘦小但被男子保护的很好,只有一只小小的脑袋露出,暴露在刺冷的空气之下。

男子望着前方的公共汽车站放开了手中的行李箱走向那边。他在公共汽车站一米开外的边上停下了脚步。

行李箱在他走后轰然蹦开,里面什么都没有只有一阵又一阵翻雨覆雨的声音环绕在耳边。

听得使人心跳加速耳朵脸颊轻染出绯红的晕圈。

男子忽略那抹刺痛到全身心的声音轻轻捏着橘花猫的耳朵,轻言细语的说着,温温柔柔:“橘子,人是都会变得么?”

“是不是就像这天气一样?时而冷时而暖呢?”

“咳咳……咳咳咳……”

“我啊…大概是感受不到下一个春天咯。”

他用袖子擦拭掉眼角的泪水,微笑着看着前方驶来的一辆车。

他拿出手机,点开通讯录的星标好友,发送了一条短信。

“南陌泽,我们使于一本书,那也就终于一本书吧。”

发完之后就安熄了手机。目不转睛的看着那辆车的车主打开车门,而他却再也坚持不住了,也不能跟他养大的男孩说声再见了。

驾驶车门开得很快,在他模糊的视线中看见一个粉色身影向他奔来,不知道自己是什么表情只知道自己一口瘀血喷涌而出,只知道整个脑子天旋地转之后到在地上,只知道全身上下很痛很痛,就连呼吸也是痛的。

他支支吾吾着什么,还没说清楚就永久性的闭上了眼睛。

耳中还不断涌入男孩急迫的声音和周围议论纷纷的声音。

似乎还有那个人和他伴侣的声音……他们都如愿以偿了。

这样挺好的,自己的离去他们会很高兴的吧……公司……

爸妈……对不起……

他已经看不见了听不见了只是感觉自己被人抱起后整个世界都清净很多很多。

“唔……呼……”

被闷醒的人儿,急迫的睁开的眼睛,一双美眸中含着泪光直勾勾的看着面前的黑色长发男子。

“宴神尊?不要这么看着我。”

宴屿,脑子短路了片刻后。几个大大的问好占据脑子的每一个角落。

什么?!发什么了什么??!

他刚刚不是在跟《穿越之我不是炮灰的男朋友》的第一大黑粉吵架吗?

怎么就到了这么一个地方?面前的男子还叫他师尊?

他穿越了?这么离谱的事情他这个倒霉第一号居然排上队了?

「bingo。」

「回答对啦。不过亲亲不是穿越而是穿书噢。」

“你?是谁???”

「您的系统001哦。您可以叫我橘子。」

“可以吃的的那个橘子?”

「是的呢。这边为您接一下剧情,请查收宿主大大。」

宴屿突然就感觉到脑子很疼,像是被撕裂开一样的疼。

一段记忆结束以后,他深吸一口气后便开始了叫骂。

“什么鬼?我居然穿在了穿越之我不是炮灰的男朋友这一本修仙题材的小说???还是开局就挂了的那个空壳子神尊??!”

“不要这么我玩我啊,我就说这么好的事情怎么可能轮得到我!!!”

「亲亲,抗议无效噢。」

「亲亲,完成游戏后方可回去。完不成就会死的呢。」

宴屿瞥了一眼橘子不冷不淡的蹙了眉,看向掐着自己脖子的男子一个翻身将男子压在身下对外叫了声:“来人。”

门外走进一名修士,恭敬道:“宴神尊,何事?”

“此人想要偷袭我,已经被我拿下。按照规矩处理了吧。”

修士往塌那边瞧了瞧又见宴屿衣衫凌乱心领神会的将男子带了下去。

橘子张了张嘴,却不宴屿的一袭话怼得哑口无言。

“我平生最讨厌别人威胁我。死就死,真以为我会怕???”

「宿主大大,您刚刚处罚的人是本书的反派也是就男主。」

「还有噢,您可是不是炮灰角色。您可是本书唯一的主角受,有主角光环的。」

“主角受啊?我每天欺负男主是不是就当不成了呢?”

「请停止你危险的想法。」

「你不想回家了么?」

橘子引诱着宴屿,抛出诱饵

「你还没有骂完那个黑粉,不觉得可惜了么?」

宴屿垂着眼眸,思考着。

片刻后,笑着捏了捏橘子的肥肉:“哎呦!怎么这么胖嘞。”

“可是你成功的引诱到我了,可我又不想被人这样看透心思唉。”

“所以就禁你半日粮吧。”

宴屿整理自己的衣衫后抱起系统橘花猫朝着刑罚台走去。

在刑罚台之上跪着一个身穿白色衣服的男子,男子眉目间都带着一点冷冽的神色。

“真不是我吐槽,清一色的白色,看着就跟丧礼差不多。”

宴屿此话一出引得众人注视,他不去理会这些差异的目光走向施刑着看着他一字一句道:“他……我要了。”

施刑的是一个老头子,被点名的他半天没说话。最后很是为难的吐出了几个字:“这……”

“这……宴神尊。”

他左看右瞧,然后“噗通”一下,跪在地上连带着周围的弟子一起跪了下去。

“于理不合啊。”

老头子在说话时都是磕磕巴巴的样子甚至不敢正眼去瞧宴屿。生怕一个不小心就把尊主和老尊主放在手心上宠着的宝贝给得罪了。

他小心翼翼是吐出一口气见周围空气沉淀了片刻后他才微微抬头看了一眼宴屿。

仅是这一眼就让他的心灵受到了严重的创伤。

宴屿与老头四目相对,老头唯唯诺诺的样子让宴屿有点不喜。

他这么恐怖的么?看都不敢看他?

“给?还是不给??”

老头子直接行了个大礼,神色严谨道:“恕难从命,任凭宴神尊责罚。”

“起吧,长老这样可就是折煞小辈了。”

眼见老头子慢慢起身,宴屿打量着他。

宴屿撸着怀着的猫儿,也不生气,温和的问着:“你又没做错,干嘛要罚你?难道在长老的眼中我是那种赏罚不分的人?”

老头子用是“噗通”跪在地上,一个劲的叩头还一边重复:“没有,宴神尊息怒。”

宴屿从老头子身边走过自己去了刑罚台,他抱着猫儿蹲在白衣男子的身前。

伸出手捏住他的下巴被迫使男子抬起来头与自己对视,男子凶狠狠的看着宴屿,不昔咬破自己的嘴唇来抗拒宴屿的接触。

“啧,还是一只不听话的狗狗呢?可是我毕竟喜欢猫。狗狗啊……你……”

“…想不想要杀了我?三日后是五大仙门选徒的日子。凡修仙弟子皆可参与。第一名可得尊主亲传,等你到时候来杀了我。”

宴屿单手将猫放下站起身拿出一块手擦了擦手上的血液。

他看着老头子两眼弯弯微笑着说:“可以开始行刑了。”

手帕被他丢在男子身边,在他走后,后面的台面之上不断过的传来鞭策皮肉的声音和男子的闷哼声。

「你就这么对他?不怕他日后报复你???」

“那是以后的事,现在最为重要的是,是要换了这一身白衣。”

「滴滴滴!!!警告!警告!剧情已发生偏离请001系统恢复剧情走向。」

橘子挠了挠耳朵直接关掉了这烦人的播报。

敢指使我办事儿?一身反骨不吓死你,你奶奶个腿的。

宴屿透过这水影看着自己白袍加身和那张妖艳到极致的脸庞啧啧称赞:“真好看,可这一身白袍将这人本身的美艳给盖住了。”

“让整个人显得和很不好说话,好一个冰清玉洁的冰冷美人。”

“白发赤瞳,右眼下角还有一颗红痣。”

「哦~狐狸本狐啊。千年老妖精在线撩/骚。」

宴屿白了橘子一眼后就不在理会橘子了。

“这边的系统001橘猫先生,您的小鱼干已被您的宿主宴屿盗取换取积分。”

橘子看着说出这话的人,脸不红心不跳的,不愿意相信自己藏的这么好的小鱼干是怎么被找到的。

它孤零零的站在桥上思考着苦闷的猫生,整个精神气都萎靡了下来。

耷拉着尾巴,委屈巴巴的看着水面中的自己。看见水影后又将头埋的更低了。

「长的跟狐狸精一样,祸国殃民。心肠嘎嘎坏。」

「我的小鱼干又没有得罪你。」

「你别跟我说话,让我独自一人悲伤一会。」

宴屿没给橘子悲伤的机会,直接将他拎起抱在怀中。

“你吃那么咸鱼干嘛?新鲜的鱼才有营养。”

「磕嘴零儿。你跟人斗个你死我活,我肯定是要看戏的。」

“……”宴屿:‘我竟无法反驳嘴零和看戏这一词……’

“别磕了,以后有的忙。没时间给你闲暇娱乐。”

宴屿虽是嘴里说着但手却打开了系统的购物商店。点击购买猫条和鱼罐头,又给自买了包瓜子,这才关闭了系统商店。

系统总共就给了10000积分,这才一点东西就只剩100积分了。

他拿着瓜子又往刑罚台那边走去,距离刑罚台越近那股漂浮在空气中的血腥味就会越浓烈。这时的一袋瓜子悄无声息的开了个口子。

“咔嚓。”

宴屿再次吸引了众人注视的目光,他将瓜子壳吐在手中抬眸疑惑的看着这些老把自己当成劫狱的坏人,直接内心扶额,摇了摇他手中的瓜子袋看向修士温柔的问着:“你们要来点没?”

在场的修士皆是你看看我我看看你然后一起回绝了宴屿的好意。

“不用了,宴神尊此次回来是干什么的么?”

老头子抹了一把额头是冒着的虚汗,同时又在心里疯狂吐槽。

这人怎么又回来了?自己什么样他体质自己心里不清楚?这里邪气四溢要是你沾染了一星半点我们这些刑罚的人可就要遭殃了。

但表面功夫十分漂亮:“宴神尊?您是担心这小子吗?放心,老夫都懂。”

宴屿乐呵呵的笑着,从中看不出他为什么笑。

老头子,你懂个屁!!!

宴屿拿起一粒瓜子停留在唇部,迟疑的问:“我能举报npc思想不端正吗?”

「这边的这项服务暂时还未开通。」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目录
查看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