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喔!我的局长大人 第三话干饭人吃饭得用盆

第三话干饭人吃饭得用盆

书名:喔!我的局长大人
作者:一只浪里小白条
更新时间:2023-07-24 11:19

欢乐豆告急了之后,柴温拄着下巴趴在桌子上,呆着不过三分钟。

“妞妞,你说一个人玩“豆递主”一个月能输没两千块钱的欢乐豆,是为啥呢?”

柴温没搭理它,

它继续自说自话,“当然是因为笨呀,哈哈哈,”

还好很快就到了饭点儿,肖郴站起来伸了个懒腰,“柴温,我带你去食堂吧?”

“吱吱!”两只小老鼠顿时兴奋起来!

“我点外卖了,”柴温饿得无精打采,“你自己去吧!”

肖郴转身离开了,对这种没礼貌的人大概已经忍到极致了。

等门关上,大蛇可以放开嗓子说话,“妞妞,你怎么不去食堂吃饭?那里有好多人!”

“你是想让我吓死他们吗?”说话间外卖到了,柴温打开门,伸出双手接两个大袋子。

穿着蓝衣服的外面小哥儿愣了一下,“你一个人?”

“没有,五六个呢!”柴温把两大塑料袋打开,里面装了十快餐盒的米饭,还有三快餐盒的菜。

柴温拿出来老板顺便带来的大钢盆,把所有的饭菜都倒进去,用饭铲子拌匀了,

也不用筷子,柴温张开嘴,用饭铲子往嘴里塞了一大口饭,“嗯,一本满足,”

“吱吱!”“吱吱!”小老鼠也随着柴温鼓鼓抖动的腮帮子欢乐的叫起来。

肖郴走到半路,忽然想起来没带水杯,转头回来拿。他一开门,被眼前的景象惊呆了,隐形眼镜都被他瞪眼瞪的翘了起来,

柴温抱着和自己腰一样粗的纲盆,拿着饭铲子往嘴里塞饭,只是囫囵嚼两口就咽下去。

就这两铲子基本上就是肖郴一顿的饭量,柴温就在这电光火石之间,已经吃了,哦不,已经干掉了七八铲子,

柴温这才转头看见肖郴,显然是有些懵了,然后马上说,“那个,我确实比较费饭!”

看着地上的一摞子快餐盒,肖郴心道,“嗷,她是不是甲亢啊?”脸上还是温和的,“没事儿,我就拿个水杯!”

肖郴吃完饭回来,柴温已经把所有的餐盒都收拾好了,那个饭盆也用袋子装好放进柜子。

但见柴温揉了揉肚子,开始喝水。每个办公室都有饮水机,肖郴记得早晨新换的桶装水18L,他喝了一杯,500ml,现在只剩一半了,

也就是说,柴温一个人,一上午至少喝了8L水?8L水什么概念?16斤!

可是柴温,她不胖呀!甲亢,肯定是甲亢!肖郴按住自己的隐形眼镜,想着趴在桌子上休息一下。

柴温貌似不睡觉,而是在吃水煮蛋当饭后甜点,一个鸡蛋在桌子上敲碎壳,就是一声响。

一下午,肖郴也没干别的,就听她敲鸡蛋的声响,然后在面前的草纸上画正字,直到四点半下班,草纸上有六个正字,还不算他出去时候没听见的。也就是说,她一下午至少吃了三十个鸡蛋。

肖郴看了一眼柴温,确定这是个体重在55kg以下、身高在168cm以上的女青年时候,深吸一口气,安慰自己,“世界之大,无奇不有!”他隔着眼皮,按了一下自己的隐形眼镜,“和这饭桶在一块,可能费眼镜!”

柴温并没有很快离开办公楼,而是到顶楼,又顺着消防通道飞快的爬上楼顶露台。

地上有几盆半死不活的绿萝之类的植物,花盆里戳了几个烟屁股,有新有旧,这里想来是有人的放风场所。

柴温走到露台边上,

黄昏时间,阴阳交割,天地都被蒙上了一层暖黄色,县城就像是被镀上一层金箔的工艺品。

正是人们着急回家的匆忙准备晚饭时候,也是烟火气息最浓的时候。

柴温抬起头,隐隐的可以看到那浓密的黑雾,“地势不够高,还是看不见!”

柴温说完话,黑绿大蛇便出现在她的脚下,然后迅速的变成更大更粗壮的大蛇将柴温的腿卷起来,举得很高,

“再高点儿!”她拍了一下大蛇的头,

大蛇温柔的看了一眼柴温,又向上盘旋了一段,好像它可以无限的延长,

“老弟呀,你来天青县怎么也不说一声!”是车局的声音,

听见有人,大蛇迅速的消失,柴温一个没站稳,一屁股摔在地上,“哎呦!”

一阵紧促的脚步声跑过来,然后扶起柴温,

这么迅速的动作显然不是车局能做出来的,柴温看向扶着他的男人,比自己高出近一头,四肢修长又满是坚硬的肌肉。

如果不是穿着柴温最忌惮的深蓝色刑警制服,柴温可能会多看两眼。

“没摔坏吧?”男人很温柔的问柴温,像是认识很久的老朋友,

“我没事儿!”一对上男人的双眼,柴温忽然有种很奇怪的感觉,“我们认识吗?”

男人笑了一下,原本寒冷锐利的双目温和了一些,男人的鼻梁不算挺,笑起来可以看见若隐若现的苹果肌,加上饱满的嘴唇,这些加在一块,消减了眼中锋利。

“小柴呀!”车局这才走过来,

“车局好!”柴温打招呼,

“老弟啊,这是我们局新来的员工,叫柴温。这位是省城来的,侦缉大队白队长,”

“白,白队长好!”柴温还是觉得很熟悉,不过她以前惹祸也顶多遇见民警级别的,这种刑警?应该不认识。

“你好,我叫白诩阳。”他看向柴温,很是亲切,完全没有从前见过的刑警身上,那种冷漠和压迫感。

车局看柴温,“回家去吧,在这儿干什么?”

“好的,两位领导再见!”柴温说完了转身离开,

车局捶了一下白诩阳,“看什么呢,看见女的就走不动道儿。”

白诩阳这才转回眼神,“这女孩儿长得不错呀!”

“这么大年纪了,还这么能闹!”车局显然是和白诩阳很熟,“你到这儿来干什么?”

“最近接手了一个案子,烦死了,有个什么研究所的博士,哎呀不说了!”白诩阳拄着阳台的栏杆,看着远处。

车局问他,“和天青县有关系?”

“或许吧!”白诩阳看着柴温走远了的身影,若有所思。

“妞妞,刚才我闪的太快,你看清了吗?”

柴温的脸被夕阳照的暖黄暖黄的,有些看不出气色差,她生气的回答,“你怎么不问我屁股疼不疼啊?”

“好啦,我错了还不行?咱们回家吗?”

“不,去县医院找我爸!”柴温说着,把藏在衣服里的香烟和打火机拿出来。

白诩阳进了卫生间,点燃了一根香烟,待白烟在他眼前幻化成女人的影子,白诩阳问她,“烟罗,柴温去哪里了?”

“现在还看不见,”

“能看见了叫我去!”说着,白诩阳按灭了烟头,准备去车局安排的酒局。

“爸爸!”柴温来到柴主任的办公室,

柴主任面前有一壶刚刚泡开的茶叶,他正要喝水,见柴温来了,问她,“怎么样,第一天上班,”话音未落,便听见有护士喊他,“主任,985号床的病人又不好了!”

柴主任立即跑出去,估计这壶茶是喝不上了!

柴温也转身出门去,因为是在医院里,她没办法吸烟,所以只能一间一间的看过去。

黑色烟雾最浓的地方,是开着灯的手术室,柴温心道,“我爹在里面呢呀?这东西手术可治不好。”

手术室外面还有一个青年男人,他本来来回踱步,焦躁的不行,实在受不了了转身出门去。

“妞妞,那是你航宇学长?”

“谁?”

“就是你上初一特别喜欢的那个男生啊,你还追着他——”

“行,别说了!”柴温觉得它再说下去自己绝对要脚趾抠地,她跟着学长到了楼梯间,“兄弟借个火!”

男人把打火机递给她,顺着烟雾,见男人身上没什么脏东西,柴温吸了两口烟就掐灭了,“哥们儿,做手术的是你什么人呢?”

“我女朋友,病的,很严重……”学长眼圈发青,看来是很难过,猛吸两口烟。

柴温压低声音,“瞧这个样子,不仅是病,还招惹了什么东西,”

“真的、”学长还是,“我不信这东西。”

“兄弟我跟你说,宁可信其有。”柴温幽幽道,“我看你也是痴情,告诉你招。”

学长说着不信,可是并没有阻止这个“陌生人”说下去,

柴温说,“你去街头买七张黄纸,今夜十一点到一点之间,拿到病人身边围着床左转四圈,右转三圈,”

“然后到最大的十字路口,用桃木画一个圈,里面打一个叉,把黄纸点燃后扔到圈里,转身回家,”

学长绝对是相信了,柴温继续说,“这个过程记得一直叨咕着‘是神归庙,是鬼归坟’。”

柴温说完了,转身离开。

“妞妞,你什么时候会这么多了?”

柴温回答,“懵他的,让他今天不陪床,我才有时间动手。”

“你怎么知道他会听你的?”

“肯定会的,病急乱投医,”柴温说着,回了柴主任的办公室。

正在酒局推杯换盏你来我往好不快乐的白诩阳,被人递了一根烟,然后这个小职员给他点上了,

白诩阳忽然听见了女人的声音,“主人,柴温在县医院,而且有大动作了!”

白诩阳微笑了一下,继续这热闹的酒宴。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目录
查看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