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我是自愿营业的 第三章要不你来评评,小粉丝

第三章要不你来评评,小粉丝

书名:我是自愿营业的
作者:三无陈皮
更新时间:2023-07-24 11:20

这个号注册不到一年,正是在当初陆时银被扒出推队长跌落舞台后建立的,如今粉丝已经积累到1.2w。

那晚金小铎气义愤填膺,顶着此id在江祝岩超话发了篇声讨陆时银的小作文。

起先是被一个大粉转了,然后不断扩散,当晚转发破五万,甚至在#江祝岩受伤#的热搜词条下都享有一席之地。

也就是从那个时候开始,金小铎登上这个号,便仿佛成了一枚货真价实的饭圈人。他由此发现了江祝岩更多的好,还有陆时银接二连三的糟。

金小铎随意地上划页面,接着又蹦出来几条:

【天呐,陆时银竟然在拍摄现场睡觉,你们看导演和工作人员无措尴尬的表情,还他妈的有没有天理了?】

【回楼上,没办法,耐不住他是陆氏集团的亲儿子咯,不过同问,都这么有钱了还要进娱乐圈受苦干什么。】

【百分之百纯路人,想问娱乐圈的钱就这么好赚吗?陆时银浑水摸鱼都要来割韭菜「笑哭」「笑哭」「笑哭」】

【再次回楼上,因为他粉丝都是心智不成熟的小学生和大傻子,随便一点风吹草动就能把他们迷得不行,没点审美和辨别能力,真是可怜。】

他连忙摁了黑屏,有点崩溃。

既已经成为陆时银的CP,对方的任何一条黑料对他来说都是心理上的阻挠和恐吓。

所以为了摆平心态,最好自欺欺人一点,别看,千万别看。

“愣着干啥,发啊。”车子驶达终点,宋景拉开车门,在他面前挥了挥手,提醒道。

“哦哦,行,我一会儿就发。”金小铎收起手机,干笑了两声,他们穿过体育场外聚集的粉丝来到会场后台,进入候场室等待。

隔壁就是舞台,Meldoy一周年演唱会即将开始,粉丝沸反盈天,尖叫声如潮水袭来。

金小铎摁亮屏幕,脚边一块银色应援牌,陆时银的。

左手塞着玫瑰花,一会儿给陆时银的。

而指尖停留的页面,全是骂陆时银的。

【陆时银今天退圈了吗】:恭喜Meldoy成立一周年,期待陆时银哥哥今晚的演唱会表现哦[爱心]。

他盯了这条错发的内容几秒,思考半晌后直接转发:黑粉的自我素养没丢,我是说期待他出洋相^_^

然后切了号,为了避免像个人格分裂的精神病,他痛苦地将手机递给宋景:“文案配图什么的,你帮我整吧。”

宋景满脸“理解理解”的样子,发完便嘱咐了一声,借机出去观望演唱会的热闹了。

少时,门被“嘎吱”推开,金小铎听见动静后心不在焉地抬起头,谁知这一抬,目光随之定格在了原地。

竟、竟然是江祝岩站在门口!

梦里的偶像出现在眼前,他心脏迅速跟着停了一拍,慌忙站起身,玫瑰花包装纸窸窣作响。

“江…”没等他把江祝岩三个字说完,后面又跟进来一个人,陆时银刚表演完一场从舞台上下来,黑色v领衬衫开到锁骨以下,微长的银发用发胶抓过更加有型夺目,脸上带着精致的全妆,五官立体得很突出。

“你真有胆子那么唱?”江祝岩扔掉衣服,低声说了一句,两个人似乎把金小铎当成了工作人员,不理会他的存在。

江祝岩是来这儿换外套,而陆时银只是靠在窗台上休息,两条腿懒散地支着,闻言嫌恶地皱了皱眉毛,沉默不语。

“没用的,大家只会觉得你改了我的词。”江祝岩眉眼间已经没有往日里的温柔,暖男人设也显得有些阴沉。

“你的词?”陆时银轻轻捏着手里的塑料瓶,像听到了什么笑话,冷讽道,“你不觉得烫嘴就行。”

“过去这么久,事成定局没人会信是你的。”江祝岩拉上拉链,阴恻恻回了一句,转身甩门离场。

金小铎的视线一直追随江祝岩,吸引力黏在偶像身上,心脏砰砰跳动,对他俩谜语似的对话完全没进耳朵里。

“你现在是谁的粉丝。”

正出神,身后幽幽传来一句质问,嗓音带着淡淡的谴责:“你就是这么敬业的?”

心动被打断,仿佛从云端跌入现实,金小铎不悦地转过身,嘟囔道:“敬业也要分场合吧!现在又没镜头,我敬给谁看啊我。”

陆时银毫不在意地哂笑一声,再度开口:“对了,有个博主和你一样眼瞎。”他单手划开手机,语气玩味,“但ID起得很吸引我,这个人叫,陆时银今天退圈了吗?”

金小铎内心一紧。

“你说如果我今晚突然宣布退圈,你该怎么办啊?”说完这句话,他抬眼注视着金小铎,脸上竟然真有那么几分可怕的认真。

“你再想组cp,还能找到我这种咖位的吗。”他一手握着瓶身上半边,拇指抵着瓶盖转动,“你还拍什么电影、上什么综艺、接什么广告?”

瓶盖从陆时银指尖掉落,转了几个圈滚到角落里,他仰头灌了一口水,慢条斯理地:“你把我哄开心了,我的流量就勉强给你蹭蹭。”

金小铎松口气,内心却又涌起和对方打一架的冲动,他后槽牙快咬碎了,心想这人比传言当中的还不好搞,极力冷静后,他努力扯出一个笑,选择忍气吞声:“您说的对,感谢您价值连城的流量,我会努力的。”

“那我拭目以待。”陆时银掀起眼皮,“你最好会好好表现,千万别退缩。”

大概又过了半小时,金小铎在椅子上眼皮打架快睡过去的时候被宋景推醒,对方把精心挑选的花束塞进他手里:“快快,去送花了!人生第一次上这么大的舞台可别紧张昂,加油!”

金小铎揉了揉眼睛,捧着一大束娇艳欲滴的玫瑰往舞台一侧赶。

陆时银的歌曲已经来到了尾声,还差最后一小段演唱便可完美结束,观众席的喝彩和掌声冲上云霄。

鼓点在空中飞扬,音乐一进,陆时银开口,金小铎踏上舞台。

然而他还没走几步,待听到对方说唱的内容,金小铎一下瞪大了双眼,脚步骤停。

原本应该重复前面的歌词,此时被换上了另一段。

可能别人都不熟,但他一下就听出来了来自何处,因为这是江祝岩出道前夜即兴发的一段歌。

时常也就一分钟,节奏是随手弹的,歌词也是随手填的,版权都没加。

江祝岩把这段在某个短视频平台置了顶,并且很慷慨地呼吁:欢迎大家填词或者改编,自娱自乐,玩得愉快就好。

不少网友争相创作,流传出很多不知名的版本。

江祝岩唱:“道阻且长,有多长,

跌进血泊也不惧头顶的枪。

繁华名利场,不该遮蔽少年梦想,

抬头望,去山顶,摘月亮。

那金色鼓和礼物,都等你来碰撞拆享。”

这是金小铎对江祝岩心动的起始,对方坐在江边弹钢琴,指尖飞舞,嗓音轻柔。正是这段歌词,陪他过了很多个难熬的日日夜夜。

像是余光注意到了金小铎,陆时银把嘴边的麦往下一撤,长指夹住麦克风,他先是轻轻拍了拍话筒,然后优雅地侧过身子朝他勾了勾手。

聚光灯会让人无所遁形,缺点展露无遗,但不得不说,这人身形极优越、外表风流倜傥,光看气质的话那是天生舞台的王者,帅气、自如、秒了一切。

镜头扫过来,几万双眼睛的注视下,金小铎硬着头皮往前走,尽力把自己的惊讶收敛起来、显得自然。

陆时银还在唱。

如果江祝岩那首歌温柔得如春日江水,那么现在陆时银改得就要狂得多,从歌词到燃烧的节奏,都透着一股无法忽视的张狂气焰。

“道阻且长,任他长,我来日正方长。”

他一手拢着麦,毫不掩饰地望向金小铎,两人距离步步拉进,陆时银笑容愈发轻佻。

“繁华名利场,不过脚下一抹肮脏。”

金小铎内心五味杂陈,这可是他的白月光歌词啊,竟被改得面目全非!他内心情不自禁钻出一句西安话,这人咋这咧!疯咧?

“我已在山顶看过月亮,虚假的光何必谁来挡。”

两个人半臂的距离,陆时银向前一步,眼角勾出邪魅的弧度,注视着他,念出这首歌最后一句,磁性蛊人的声音回荡在场馆:

“就看他们争抢。

但枪声没响,先别急着亮相。”

收麦,音效关闭,掌声雷动。

但舞台的灯光还要持续十几秒,台下的粉丝依然沸腾不堪。

镜头忽地拉远,面向全馆的高清大屏幕上,所有人都看见陆时银盯着金小铎,唇角带笑抽出一枝玫瑰花。

两个人离得极近,收了声的大舞台灯光璀璨,很安静。

陆时银捏着绿色茎杆,把鲜红的花朵扫向金小铎的下巴,金小铎几乎被笼罩在对方怀里。

金小铎五官乖巧中透着几分漂亮,而陆时银属于张扬凌厉的类型,两个人长相出色,气质也十分相配,画面一时美极。

一声接一声的尖叫又掀了起来。

但只有金小铎知道,在这副美丽的画卷之下,对方轻启薄唇,无比恶劣地在他耳边低语:“怎么,这就生气啦?你偶像都说了随便改编。”

“海底捞师傅不仅要会跳舞,还要会唱歌,不然怎么对所有的烦恼说拜拜。”

“我唱得怎么样,符合应聘标准吗?觉得我的词好还是他的词好,要不你来评评,小粉丝?”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目录
查看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