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特殊关系 第一章他脾气不好

第一章他脾气不好

书名:特殊关系
作者:紫堇苏
更新时间:2023-07-24 11:21

【听说隔壁108住进了一个脾气不好的漂亮男人。】

H市刚结束一场大雪,又刮起一阵大风。

风像刀子一般袭击人脸,寒气沿着皮肤纹理丝丝缕缕地渗进毛孔,让人浑身生冷。

颜琢身为一个南方人,尽管已经在这座北方小城生活了三年多,但是一到冬天,他依然没办法适应这里的气候。

裹紧羽绒服,他走进宁康疗养院。

这家小型疗养院是他工作的地方,他是这里的志愿者。

从大二那个寒假开始,一直到现在。

大厅开着空调,温暖从他脚底蔓延到四肢,快被冻僵的颜琢这时才缓过劲来。

他走到107室敲了敲门,不一会,门开了,露出一个慈眉善目的老太太。

她弯着腰,头发花白。

“买回来了?”她问。

颜琢点头,把手里拎着的东西递给她。

老太太见他嘴都冻白了,讨好地说道:“谢谢啊。”

说着,将他拉进了屋里。

老太太腿脚不好,走起路来颤颤巍巍。颜琢跟在身后往屋里一瞟——

果然,屋里不止她一个人,楼上201室的徐阿姨和203室的金老太太也在。

“您这是?”颜琢问道。

他以为他送了东西就可以走了。

“打麻将啊,”老太太说,“三缺一。”

这是把颜琢临时拉过来当麻将搭子了。

颜琢问:“齐大爷呢?”

齐大爷和她们是过命的牌友。

老太瘪嘴,说:“我叫他不来,说自己最近手背,打麻将总是输。”

没想到老年人的友谊也这么脆弱,小船说翻就翻。

颜琢拒绝:“……杨奶奶,您还是找别人吧,我——”

杨奶奶打断他,有理有据道:“既然你叫我一声奶奶,那你就是孙子,做孙子的孝顺点,陪奶奶们打打麻将怎么了?”

颜琢:“……”叫奶奶只是社交礼貌而已。

颜琢不情不愿地被压到麻将桌旁,开始赶鸭子上架洗牌。

几盘下来,他输得惨不忍睹。

“不玩了,”颜琢将麻将一推,说,“再输我脑门都要肿了。”

没错,谁输谁被弹脑瓜崩。别看这桌旁剩下三个人年龄加起来将近200了,手劲可一点不小。

颜琢拍了拍手,正要站起身来,突然听到隔壁一阵“咣当”声响,不少重物落地的声音。

“又开始了。”

在场的徐阿姨说,看样子已经见怪不怪。

颜琢好奇,问道:“什么开始了?”

前段时间,因为忙着准备开题报告,他有阵子没来了。所以最近发生了什么、隔壁搬来了什么人他都一概不知。

闲来无事的人最喜欢聊八卦,恰巧颜琢又问到,紧接着她们三个开始你一言我一语地给颜琢解释起来。

她们声音嘈杂,说话也没有条理,基本是想到哪说到哪。不过颜琢还是从中窥探了一些有用的信息——

隔壁两周前,住进了一个男人,据杨奶奶说,他长得是一表人才。但不幸的是,那男人是个盲人,准确来说是后天失明者。所以或许是怨天尤人,或许是难以接受。他每隔几天就会发一通脾气,不会大声吵闹,只会乱砸东西。

颜琢没忍住说:“院长没让他赔钱?”

“哪能啊,”徐阿姨说,“人家砸自己东西。”

颜琢:“好吧……”那也算有钱任性了。

徐阿姨又说:“也是个可怜人,好好的一个年轻小伙子,突然失明,换谁谁受得了啊。”

“就是就是!”金老太接过话茬表示赞同,“他来这么多天了,一个家里人都没来看过,也不知道是什么情况,保不准吧——”

她顿了一下,继续道:“不是说车祸导致的嘛,会不会一家人都在车上啊。”

接下来她们又凑一块胡乱瞎猜,叽叽喳喳不停。

听得颜琢有点心烦,他无意识皱起眉头。

一旁杨奶奶看到,开始警告他说:“你以后工作可要离108远点,不要招惹到人家。”

“……”

颜琢无语。

他问:“我像主动惹事的人吗?”

“臭小子,我这是好心提醒你。”杨奶奶说。那种又有钱脾气又不好的人,谁沾上谁倒霉。

“那我谢谢您。”

颜琢起身,向外走去。

“哎——去哪?麻将没打完呢!”身后有人喊道。

颜琢摆摆手,回答说:“工作去了。”

他一走,麻将算是打不成了,众人又开始闲聊天。

颜琢出门前还能听到徐阿姨感慨:“又要麻烦张护工了……”

可不是嘛。

颜琢路过108时大门敞开着,门口一片狼藉,张护工正在清扫垃圾。

她看到颜琢很惊喜,问道:“大学放假了?”

颜琢嗯了一声,意有所指地说:“辛苦了。”

张护工笑笑,又无奈地朝里面歪了下头。

颜琢顺着她的动作向屋内望去。

风吹散云,阳光洒落大地,一个男人逆光站在窗边,正在抽烟。

那是一个高大却略显单薄的背影,在烟雾缭绕的衬托下,徒生些许悲凉寂寥之感。

颜琢一时看入了神。

……

片刻后,一句警告突然蹦到脑海,是杨奶奶饱经沧桑的声音——

离他远点,别招惹他。

颜琢皱皱眉头,心道:算了,管他呢,世人各有各的不幸,这又关我屁事。

想是这么想,临走前他还是没忍住回头又看一眼。

再遇到对方是在下午四点左右。因为H市所处地理位置原因,那时天色已经渐黑。

颜琢完成工作后,准备回宿舍时路过后花园。彼时,人工湖已经冻成了滑冰场,光秃的树上挂满了雾凇。要是有人掬一捧水泼地上,他敢打赌,不到一分钟就能冻成冰。

所以在这种寒冷到极致的天气下,还在外呆着欣赏风景的人不是就是脑子进水就是脑袋有坑。

这是颜琢看到那个人的第一想法。

那人穿着驼色风衣和牛仔裤,安静地坐在躺椅上,眼睛透过望向遥远的虚空。

明明什么也看不见,却像是在眺望风景。

颜琢吸了吸冻红的鼻子,忍不住地想:穿那么少不冷吗?

大概过了五分钟,或许是更长的时间。

那男人起身了。他伸手拿过靠在躺椅边上的盲杖一步步向前走,那根黑色棍子在他手上成了蜗牛的触角,慢慢地向四面八方探索着。

颜琢倏尔反应过来,他已经在这个后花园呆了很久,就因为看一个陌生的男人!他在偷窥别人!

这个认知让他心情不太美妙,蹙了蹙眉他转身离开。

可他还没走出两步,只听“咚”一声响,又拉回他将要离开的步伐。

糟糕!

因为天气原因,雪已经融化成冰,那男人拄杖经过石阶的时候,脚底打了滑,跪坐在地上。

颜琢以最快的速度,跑了过去。

或许是因为难堪,他还保持着摔倒的姿势低着头一动不动。

颜琢问:“你没事吧?”说着,他搀住对方胳膊,要拉对方起来。

可谁知男人并不领情,拂开他的手,说:“走开。”

颜琢一愣,脑袋发懵,他不过是好心而已。

“你……没事吧?”他又问了一遍。

“没事。”男人说。声音低沉微哑,没什么音调却意外好听。

他开始用手摸索因为摔倒而不知跑到哪里的拐杖。

就在这时,颜琢看清他的脸。确实很帅,让人赏心悦目,不过——那张脸,怎么看怎么令他熟悉。

颜琢不确定问道:“宋、宋延……宋先生?”

宋延冲他在的方向扭过头,表情有一丝不解。

颜琢笑笑,说:“我知道你,我——”

他顿了一下,“我是附近美院的学生,我曾经临摹过你的画,画册里有你的简介照片。”

宋延:“哦。”

看上去没有一点触动。

“……”

颜琢咬咬牙,感觉面前这人比这零下十几度的天还冷。一开口就能把人冻成冰碴子。

反正对方看不见,颜琢干脆也不再维持笑脸,只是好声好气说:“地上冷,我扶你起来吧。”

宋延:“不用,你走吧,我自己可以。”

平白无故被拒绝了两次,再热情的人也受不了。颜琢点头,又意识到面前的人看不见。便说:“那好,你小心点,地上都是冰,很滑。”

说完,他退到一旁。

宋延说自己可以,那就是真的可以。虽然他动作很慢,不过还是稳稳当当地站了起来。

颜琢平白松一口气,至于为什么,他也不清楚。

宋延在前面走着,颜琢就在后面跟着。

他肆无忌惮打量着宋延的背影。

目测身高185左右,身形高大,尤其是腿,很长,在牛仔裤的包裹下,隐隐能让人感到腿型瘦削的轮廓。

颜琢想:看来他没有穿秋裤。

后花园离住院部不远,没几分钟就到了。

等看见宋延进了大厅之后,他才转身向员工宿舍走去。

颜琢回到宿舍后,从柜子上取下一摞画册,慢慢翻动着。

他找了半天,终于——

“找到了。”他兴奋地说。

颜琢打开第一页,简介上的照片和刚才后花园的男人脸在他脑海里逐渐重合。

是宋延,没错。

宋延其人,在美术圈还是挺有名的。

他擅长素描,尤其是人像,画的特别传神。颜琢高中时,经常临摹他的画。他们老师曾经说过,当你临摹大师的画达到百分之六十功底时,考学就差不多了。

颜琢忽然想起烟雾缭绕中宋延寂然的背影,忍不住轻叹,对于一个画家来说,这种不期而会的“意外”,是最残忍的吧。

真是令人惋惜。

当天晚上,颜琢做了一个恐怖的梦。

梦到在狂风暴雪中,他拖着疲惫的身体躲进一间破屋子,屋子里乌漆麻黑的,连把破凳子都没有。颜琢生气的往地上一坐,屁股还没暖热呢……突然从身后某个角落发出“嘀嗒嘀嗒”的声音,他扭过头一看,一个蒙着纱布长着宋延鼻子嘴的雪人正在融化。

过了几秒——

宋雪人开口了,他问:“你看见我眼珠子了吗?”

颜琢咽了咽口水,“没、没有。”

“是吗?”宋延说,嘴一张一合,冷冷的声音让人如坠冰窖,“我好难过,你能不能把你的眼珠子送给我……”

这个梦太可怕了。

可怕到颜琢醒来的第一件事就是摸摸自己的眼珠子是否还安然无恙地挂在自己眼眶中。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目录
查看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