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娓娓攻陷 第一章偶遇劲爆场面

第一章偶遇劲爆场面

书名:娓娓攻陷
作者:堇忧
更新时间:2023-07-25 11:11

奚芫单手抱着骨灰盒,红裙勾勒出身材曲线,如此美人却有气无力地推开房门,一脸不耐地拎起高跟鞋带脱下随手一扔,脚尖一勾将门踹上。

不顾身后的响声,奚芫慢慢将目光放得柔软,手指下意识地摩挲着这个被自己好不容易争抢来的遗物。

叔伯们就连看这个盒子的目光都是贪婪的,尽可能的想要多寻求几分能够制约自己的路径,理论没用只能硬抢。

爷爷被那帮人剥削的什么都不愿意留下全部捐赠,就连死后的遗体都要被人利用算计,好在自己没让他们如意。

奚芫将手中的盒子放在早就准备好的桌台上面,身体疲软地倒在了沙发上面。

然后就在昏昏欲睡的时候,落在一旁的手机不断地开始响动,哪怕奚芫就算是再怎么不想动,也被这持久不间断的声音催促着不得不爬起来。

她捏着手指关节强忍着怒气,电话那头备注的是白寄兄弟,奚芫深呼几口气才接听。

“嫂子怎么这么半天才接电话?有点不称职了啊,寄哥跟我们在之前那个酒吧喝醉了,你赶紧来一下啊。”

“顺便把钱也付一下,我们帮你多说点好话。”身边隐约传来咐和声。

对面的人虽然叫着嫂子,语气之间却没有几分重视,反而嬉皮笑脸带着不屑和轻蔑。

奚芫强忍着不耐,温软地应了下来,挂了电话就随手一丢,抬起手遮住眼睛避开房顶刺眼的灯光。

说到底,这都是自己惹来的祸。

奚芫回想到三个月前。

那时候爷爷病危,偌大的公司一下子失去了管控者,她的那些叔叔伯伯如同饿狼一样觊觎着这块肥肉,在爷爷想要将公司交给她时被百般阻挠,最后不得已才定下了这个限制条件。

必须已婚有了家庭才能放心管理公司。

多么离谱的要求,那帮土匪就是想着不可能短时间内联姻,等爷爷去世后自己便能任由他们拿捏。

刺眼的灯光逼出了点点泪光,奚芫嗤笑一声。

当时寻求无果后她便果断找了同校的一个学长开展猛烈的追求,全身心的依赖和投入骗过了除她自己以外的所有人,所以他们就算再不情愿,是自己提出的要求也得先咬牙应下。

现在一切尘埃落定,再跟白寄纠缠下去似乎有点索然无味,奚芫此时已经打定了主意重新换个安分的身边人。

本来都不打算去了,又是一通电话响起。

奚芫接起后听了来龙去脉,知道那所谓的叔叔伯伯已经迫不及待的对公司拓展的新业务暗中下了手脚,不过没事,反正她早已留有后手,正好趁着这机会能铲除公司被他们埋藏的暗线。

她最喜欢扮猪吃老虎了。

奚芫笑得眉眼弯弯,心情突然转好了一点,慵懒的去够一旁的鞋子。

之前为了早日让白寄签下那份合同,自己几乎是百依百顺,这似乎给他和身边的那帮人太大的错觉了。

看来要给点小教训呢。

不过属实让奚芫没想到的是,在酒店外面却连那帮人的电话都打不通了,跟以往不断催促的模样大相庭径。

她升起了几分好奇,顶着周围人不解的目光,慢悠悠逛进去一桌一桌查看。

终于在一个角落看见白寄搂着一个女生,那个女生似乎在哭,瘦削的身躯微微颤抖,周边那帮对自己颐气指使的男生此时都围在一旁安慰。

跟对待自己的态度截然不同。

奚芫半分难过的感觉也没有,只是抱起双臂退到一旁的柱子后面默默打量,甚至开始反思白寄到底是怎么敢的。

果然男人是不能惯的。

酒吧的声音太过嘈杂,奚芫没办法听清他们在说什么,只能看到过了好一会白寄捧起女生的脸颊不断地亲吻着她,用衣袖拭去她的眼泪,那柔情似水的模样,从自己开始追求后,白寄可从来没有展现过。

不管怎么样,是自己选择的人,白寄这样子做让她的眼光显得极其差。

奚芫不爽的用舌尖顶了顶腮帮子,要不是想到叔伯那边的计划,她现在就想冲上去。

不愿再让这辣眼的景象入目,奚芫转身走向吧台,微微侧头倚着手臂,“嗨小哥!那边018吧台加十瓶放在你们顶上的酒,我姐妹脱单成功了,大家要好好庆祝庆祝。”

柜台小哥擦拭冰杯的动作顿了一顿,顺着奚芫指尖所对的方向望过去一看,那边的场景果然如此,喜得大单的小哥连忙答应下来,兴冲冲的转身去拿酒。

虽然是幼稚的小把戏,但不妨碍奚芫感觉自己爽到了,白寄刚开始还收敛点装的跟个君子一般,后面被那帮兄弟鼓动着拿着自己的钱到处挥霍,这次倒要看看他们怎么善后。

奚芫困的直打哈欠,转身想走的时候却突然察觉旁边角落里一道隐晦的目光。

那种落在身上的感觉十分微妙,她不知道该怎么形容,只是好奇地望了过去。

对方几乎不敢对视,赶紧别过了脸,那碎碎的刘海盖下来遮住了他的眉目,在灯光的闪烁下令人看不清晰。

明明是来到酒吧,但是却穿着板正的西装打着一丝不苟的领带坐得笔直。如果忽略身后的背景,不知道的人以为他是来谈工作的。

奚芫赶紧别过了脸,她对这种老死板最没有兴趣了,转头就毫不留恋地离开了这里。

她到家后累的不行,但还是强撑着洗漱完便倒头就睡。

等悠悠转醒的时候已经是隔天大中午,她还没有完全睁开眼睛便伸手试探着掏手机,望着满屏的未接来电更是直接笑出了声。

信息软件上同样也是被一通轰炸。

奚芫还饶有兴趣地在翻看那些信息,正好这时候白寄也打来了电话,奚芫好奇地翻了一下通讯记录,他倒也按耐得住,一直没有主动联系自己,全是那帮兄弟的谩骂和问责,于是她掐着最后一秒接通了电话。

尴尬又长久的沉默。

两人一时间谁都没有开口。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目录
查看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