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大佬的小奶包 第一章酒吧捉老婆

第一章酒吧捉老婆

书名:大佬的小奶包
作者:1211
更新时间:2023-07-25 11:11

Y市,一家规模一般的酒吧内,音乐声震耳欲聋,舞池里群魔乱舞,舞台上各式各样的小姐、男模在上面搔首弄姿。

这幅鱼龙混杂的场景让鹤沉不禁皱眉,加快脚步朝一处吧台走去;魏虎把陌白的照片发给他的时候,他直接改了回家的路线一路闯了三个红灯到了这家酒吧。

鹤沉走近就见一个白净的少年戴着兔耳朵背着身捣鼓着什么,听到脚步声陌白头都没回:“先生喝点什么。”

声音婉转清脆让人听起来很舒服。

看着陌白匀称的身材在剪裁合体的黑色小西装包裹下勾勒出优美的线条,尤其是头上哪对粉嫩的兔耳朵让陌白看起来愈发勾人。鹤沉深吸一口气,忍着酸味:“我兔子丢了,小先生见到我兔子了吗?”

陌白听着耳熟的声音,愣了一下后机械搬转头。凭着脸上的淡妆心里抱着一丝不切实际的幻想;只要自己装作不认识他,他就认不出我。

“哪个,先生我们这里没有兔子。”说完陌白像是突然想起了什么似的小声道:“但是有鸭子哦!”

鹤沉眉头皱的更紧了,是该说这小家伙对自己太放心还是该说这小家伙忘了他们一个月前已经领证了。

“哦~看来兔子先生对这里很了解嘛!”鹤沉戏虐道,见鹤沉阴沉这的脸陌白下意思的摇头

“哦那是不够了解喽,工作不认真啊!小兔子”

陌白点头后又摇头最后是:“鹤沉你坏!”

见陌白这幅没大没小气鼓鼓的小模样鹤沉不经失笑:“现在认识我了”

发现自己被套路了的陌白很恼火:“不认识,不知道,没见过,哼╯^╰。”

鹤沉在在心里默默叹了口气,自己找的老婆怎么照都得惯着。大不了明天就把老婆弄到公司去,自己的老婆还是要放在自己眼皮子底下才放心。

不远处有个染着红蓝头发的非主流从人潮拥挤的舞池退出来一脸猥琐的笑着朝着边走来吊儿郎当的坐在陌白面前:“两杯威士忌,一杯加冰,一杯看你心情。”

目光不老实的在陌白身上打量声音意味深长。

陌白被这龌龊的目光看得浑身不自在,但还是强忍着恶心到了酒一杯加冰,一杯没加。

看着自己诱人的可爱老婆被这么色眯眯盯着鹤沉捏着拳头的手臂青筋暴起,眉头皱着。

陌白把两杯威士忌推到红毛面前:“先生,你的酒。”

陌白声音很好听似仲夏夜里的清风把红毛拉回了神,杂毛舔了舔唇啧了一声把没加冰的那杯威士忌又推回陌白面前:“这酒一个人喝多没意思,哥哥请你一起喝啊!”说完还自以为无比帅气撸了一把自己的杂毛。

陌白摇了摇头:“不用了,酒吧有规定我们不能收客人的东西。”

“哎!别这么扫兴嘛!”说着就伸出咸猪手朝陌白摸去。

陌白还没来得及开口拒绝就听到杂毛杀猪般的惨叫:“艹,谁他妈打我。”转头就见到一面色阴沉、一米九几的大高个用嗜血的眸子盯着他,气场大到杂毛说话牙齿都在打颤:“你,你他妈知道我,我是谁吗?”

鹤沉阴沉着脸,一言不发,一记右勾拳把杂毛染砸倒在地,这边的骚动马上就引起了周围人的围观,杂毛骂骂捏捏从地上爬起来:“靠,你给老子等着,老子让你他妈吃不了兜着走。”说完屁滚尿流的跑了。

鹤沉没管杂毛的话转身就发现一只想逃跑的小兔子,不顾周围人差异的目光把陌白往肩上一扛朝通往停车场的电梯走去。

陌白在鹤沉肩上挣扎,急切道:“不要,我不要回去,笙笙还在里面,我跟他约好的一起回家的你放我下来嘛!”见鹤沉不理自己陌白又改成撒娇:“叔叔我疼,你肩膀搁的我疼,好疼呀!老公~你都不心疼我了。”

虽然知道姜笙只是陌白的好朋友但鹤沉心里还是很不爽。

刚才那杂毛明显就是对陌白别有用心,一点危险意识都没有就算了,心里还一直想着别的男人。

电梯门打开,鹤沉把陌白放下来抵在电梯壁上狠狠地吻了下去,陌白越挣扎鹤沉就吻的越狠,还惩罚似的在陌白唇上咬了一口,分开后就见陌白眼泪汪汪的盯着自己,鹤沉呼气重了一下把陌白拉进怀里。

他家宝宝怎么这么可爱呢?让人想要狠狠地欺负。

陌白哼哼唧唧的从鹤沉怀里挣脱出来委委屈屈的说:“你都不心疼我干嘛还亲我呀!”

说完也不听鹤沉解释就掀起自己的西装漏出小肚子上被搁出的红痕:“都说了我疼,我疼,你不听就算了还咬我。”陌白越说越委屈就差把你不哄我我就要哭了写在脸上。

鹤沉轻声哄着:“宝宝不委屈,是老公错了,老公不应该让宝宝疼!”说着鹤沉就伸手把陌白的小西装放下。

此时,叮咚一声,电梯门缓缓打开,门口的中年夫妻看到这一幕顿时有些不知所措。

陌白尴尬的把头埋进鹤沉怀里,如果这里有地洞就好了!

直到电梯门再次关上那对中年夫妻才回神:“现在的小年轻真开放啊!”

“呵~开放什么,现在的年轻人为了钱什么都做得出来。”

羞恼的陌白自以为凶狠的瞪了鹤沉一眼,然后默默掏出手机给姜笙发了条消息:被抓了,又得回家!和一个委屈巴巴的表情包。

酒吧后台的姜笙收到消息后回了个,呵~男人的表情包,又补了一条:滚滚滚的消息。

电梯门缓缓打开鹤沉一把抱起陌白朝一辆车身呈银灰色,车型流畅,低调中不失高贵的奔驰走去。

这辆车是鹤沉常开的,因为陌白觉得这车太单调了不喜欢就把这辆奔驰“稍稍”改造了一下。

陌白先是把挡风玻璃后的价值20万玉佩挂件换成了一个10元店淘的小猫的毛绒玩具然后是把车窗都贴上2元一张,一张有20个卡通小猫图案的贴纸,最后把真皮座椅都套上同款的猫爪椅套。

对此陌白还自豪的表示自己省了19万多,鹤沉就是个败家……男人!

走到奔驰前鹤沉打开副驾驶车门让陌白侧坐在副驾驶座上,后有绕到后背箱拿了一个盒子后又饶了回来。陌白当然知道他拿的是什么。虽然内心触动但陌白还是撅着小嘴傲娇道:就算你给我换鞋我也不会原谅你,因为我的肚子还是很疼。

鹤沉捏着陌白的小脚丫检查,随口道:那怎么才肯原谅呢?

此刻陌白的大脑以每秒一百二十周的速度转动着,绞尽脑汁的想着自己的霸王条款:嗯——你要每天让我吃三个冰淇凌,从今天开始我不要喝牛奶了,最最最重要的是我要买小电驴,还……

鹤沉皱眉看着因为硬皮鞋而变得红肿的脚跟和小脚趾无情拒绝:不行。

陌白:“……”讨厌,哼绝交三分钟。

鹤沉站起身感觉到有东西划破空气朝这边飞过来,鹤沉几乎是下意识把陌白护在怀里,陌白只觉一阵天旋地转后听到重物砸在肉体上的闷响。

随后便传来杂毛的声音:“呸!刚才你不是很拽吗?哎!大哥您先。”

鹤沉把陌白包进车里锁死车门,转身就见之前那杂毛弓腰奉承着一个带着金丝眼镜依旧盖不住痞气的男人,身后还跟着纹这各式各样纹身的小弟他们染着红、绿、蓝的头发堪比红绿灯的一队人马朝这边走来。

杂毛见鹤沉看过来,许是身后的红绿灯给了他莫大的勇气,杂毛直接冲到鹤沉面前屌炸天道:“老子不是叫你等着吗?你跑什么跑,你跑得了吗?啊!你知道这是谁的地盘吗?在这撒野,也不看看你是个什么东西!识相的跪下给宴哥磕个头,就放过你。”

鹤沉目光越过杂毛冷冷的盯着那个带着金丝眼镜的男人似笑非笑道:“张宴。”

张宴被这声音拖回某个雨夜,自己被打个半死还瞎了一只眼睛……

鹤沉不等张宴回答嘴角擎着笑:“这片都是你照着?”眼神里的冰刀把鹤沉衬的像是来自地狱的审判者。

张宴直接跪倒了地上颤声道:“是,是。

“呵~能让我鹤沉磕头的人坟头草都有你这么高了,我磕的头你受得起吗?”

跪在地上的张宴抖出了残影,头摇的好比拨浪鼓。

见到老大这幅狼狈样,杂毛几人都不敢轻举妄动。

旁人都只知道鹤沉是Z国一手遮天的商业大佬可张宴知道鹤沉黑白两道通吃跟周围六大国都有生意往来就算是是无境地也都是要风得风要雨得雨。

无境地不属于任何一国领域,在那片贫瘠的土地上绽放的都是人性的丑恶,哪里没有法律,没有底线遵循胜者为王败者为寇的定律。

鹤沉冷冷道“:半小时之内我不想在Z国看到这家酒吧的任何消息。”

只想快点结束这场闹剧的张宴点头如捣蒜。

杂毛却如五雷轰顶,这家酒吧可是他老子留给他唯一身家,以他那好吃懒做和花心的性格,开着这家酒吧就刚好能够养活他,如果被砸了他以后该怎么活啊!

杂毛被怒火冲昏了头脑:“装你妈逼?信不信老子……”话还没说完就被张宴甩了一巴掌。

鹤沉俯视着杂毛像是在看什么脏东西:“成王败寇,这世上本就没有绝对的公平。讲的是道理用的是施舍的语气。”

说完转身上车。

奔驰车内一片死寂,陌白低头搅着手指,几次想要开口鹤沉都不理他。

什么嘛,自己不过是想……好吧就算是他的错也没必要这样嘛!而且自己已经知道错了他怎么还冷着一张脸啊!还抽烟明明就答应自己要戒烟的,哼!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目录
查看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