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被N个男主当成替身后,黑莲花飒疯了 第二章你杀了我老公,就不能再杀我了哦

第二章你杀了我老公,就不能再杀我了哦

书名:被N个男主当成替身后,黑莲花飒疯了
作者:一撮鹿毛
更新时间:2023-07-25 11:12

提到孤儿院,原身的残魂情绪剧烈起伏。

用只有简昳能听到的声音哭泣,“求求你,帮我把孤儿院留下来……”

“好。”简昳答应了手机那头的要求。

嘟的一声,对方已经冷漠挂断电话。

残魂虽然经历过凄惨的一生,但是性格仍旧柔弱,不断向简昳道谢,甚至还有些愧疚,“对不起,要你去面对他……”

还很担忧,第二天出门前不断叮嘱他一定要小心,梁承睿是个极易躁怒的集团总裁,发病时有可能拳脚相向。

简昳对镜整理领口,最后检查一遍自己的外形。

镜子中,眉眼精致的男孩看起来衣着休闲,发型随意,却实则处处都是小心机。

比如那蓬松得恰到好处的头发,发尾略微卷翘,还有几根随意外翻,看起来像是昨晚睡得太迷糊,可却恰好让男孩多了几分俏皮与活泼;

又比如那件普通到不能再普通的、甚至洗得有些发白的白衬衫,却其实在他抬起手时,能露出一截纤细腰身;

就连他脖颈上特意掐出来的“蚊子包”,也有小用处。

看着熠熠生辉、漂亮得好像笼着一层灿烂金光的男孩。

残魂愣住,“这是我?”他从不知道,原来自己是这么耀眼。

简昳将白衬衫最上方一粒扣子也系上,镜中男孩立时变得保守极了,散发出纯真朴素的气息。

他纠正残魂,“不对,这是我哦。”

这具身体之所以闪耀,是因为注入了他这个极度自信、甚至自信到自负的灵魂。

原身的残魂极度虚弱,接下来不能陪简昳。

简昳出门时,它一边道歉一边担忧不已。

简昳打断它,眸中跳跃的光点告诉着外人他处于极度兴奋与愉悦中的事实,“不必道歉哟,其实,我很期待这次见面,已经迫不及待想要见到他了呢,我的第一个猎物。”

他是真的,非常心甘情愿去见梁承睿!

只要想想把对方玩弄于鼓掌之间,犹如猫鼠游戏一般,他就已经神经亢奋了。

半小时后。

“抱,抱歉,我来晚了……”一道怯生生的声音,打破包厢内的寂静。

这道声音,属于简昳。

此刻,他一边拘谨的揪着白衬衫衣摆,面上忐忑得小脸都白了,一边不着痕迹的将包厢内的情况尽收眼底。

只见沙发上姿态随意却高傲的坐着一个男人,三十岁左右,长相英俊,气势沉沉,正极具压迫感的看着他,正是梁承睿。

他旁边站着的男人,应该是他的助理。

“过来。”梁承睿开了口,虽然带着浓浓的不耐烦,声音却沙哑好听。

不愧是男主攻之一,外形与声音,都比他以前玩过的男人更优越一些。

简昳对这个猎物更加满意。

压抑着兴奋,慢慢走到梁承睿面前,眼睛自然而然红了。

瑟瑟发抖,楚楚可怜,“梁,梁先生,求您不要毁掉孤儿院,我,我答应你的要求……”

说完,他屈辱的咬着唇,扭过头去,眼里弥漫一层水光。

真是既脆弱,又惹人更加想要粗暴蹂/躏摧毁,是完全柔软无害、随他发泄的玩具!

因为躁郁症的原因,梁承睿情绪极易起伏,此刻因为心中波澜,鼻息沉重几分。

他坐直身躯,视线一寸寸侵略着简昳的身体,从漂亮精致的脸,下滑到身体……

却猛地皱起眉头,扫兴极了,嫌恶道,“赝品就是赝品,小宁从不会穿得这么没有品味,你的衣服是从垃圾桶里翻出来的吗?看来我要让人带你先去医院查一查,有没有隐藏的脏病。”

梁承睿的反应,简昳早有预料,这也是他计划中的一环。

他就是要在梁承睿心里先留下不起眼的印象,甚至现在的他可以是一粒尘土,一株野草,如此让人轻贱鄙夷。

毕竟此时梁承睿全心全意的爱着主角受秋宁,他根本不会允许一个有可能威胁到秋宁地位的人存在。梁承睿只是想找一个发泄戾气的替身,自始至终都没想过要背叛对秋宁的爱。

简昳越表现得懦弱低贱,他就越放心。

简昳越不如秋宁,他也越开心。当然了,在梁承睿心中,任何人都是比不上秋宁的。

可是梁承睿不知道,简昳最擅长的就是这种把戏:以不起眼的、让人轻视甚至厌烦的弱者形象出现,却慢慢的让对方习惯他的存在,最后不能割舍,失去理智。

无论是冷静自持的天之骄子,还是傲慢自大的上市老总,或是放肆嚣张的校霸……往往最后都会求着他不要离开。

他不是菟丝花,他是会慢慢蚕食人的食人花。

简昳兴致盎然。

他咬唇哭了,“虽然是从垃圾桶里翻出来的,但是我有认真洗干净的,请梁先生您不要侮辱我。”

“我们孤儿院里的孩子,虽然穷,但是从来都是干干净净的!”

男孩站在那,含着泪认真辩驳着,虽然柔弱纤细,却像是一株小草一样坚韧。

梁承睿厌恶,“小宁从小家境优渥,一直是闪耀的存在,我却找了个从孤儿院出来的人做他的替身。该死,我简直是在侮辱小宁!”

他的脸色很不好看,看向简昳的目光,充满了嫌恶,还有对白月光的愧疚。

眼前的替身,从头到脚,连小宁的一根头发丝都比不上!

简昳满脸被羞辱的脆弱与倔强。

却松一口气的样子,“既然梁先生看不上我,那就别包/养我了,我这就走。”

“站住,”梁承睿冷声,下巴抬起吩咐助理,“让他签包/养合约。”

“为,为什么?”简昳脸色大变,泫然欲泣,“您不是说我比不上秋宁先生吗?为什么还要包/养我?”

“你当然比不上。但是充当一个玩/物,足够了。”

电话声响起,娇滴滴的哭音传出,“阿承,呜呜呜,我,我的手好痛……”

“小宁!你不要怕,我马上到!”

梁承睿满目急切,一把推开被羞辱得失魂落魄的简昳,“滚开!”

简昳跌倒在地,梁承睿毫不在意看也不看,已经走了。

看着狼狈的简昳,助理李维眼镜后的眼睛里闪过鄙夷。

孤儿院出身,性格软弱,被包/养,还被自家老板当成玩/物一样厌恶。

足以让他轻视。

李维皮笑肉不笑,“简先生,起来看看合约吧,你也不想孤儿院被挖掘机推倒吧。”

简昳柔弱爬起来,揪着衬衫下摆含泪靠近,“不,不要推倒孤儿院,我签……”

这份包/养合约,简昳只翻了两页,就知道是个大坑了。

这哪里是包/养,分明就是份卖身契。

而且梁承睿还在合约中把一切责任都推在了简昳的身上。说他之所以包/养简昳,是因为简昳救过他的命,而之后贪慕虚荣的简昳仗着这一点死缠烂打,拿救命之恩胁迫他,上赶着要做他的情人,就为了享受荣华富贵。

哦,在合约中还写明,简昳原本还痴心妄想,意图做他的男朋友的,然而梁承睿只爱秋宁一个,并不愿意。

不用说也能想象,在书中原身的存在被大家发现时,梁承睿为了撇清自己,同时也为了讨好秋宁,甩出这份合约后,原身被骂成什么样。

下.贱,倒贴,死不要脸的小三儿……

简昳气得发抖,哭着说,“梁先生怎么可以这样,明明是他用孤儿院威胁我,我说过了,虽然我救了他,但是我不要他的报答的……”

李维强硬道,“是又如何?你只需要签字就好。”

“不,我不签!既然他说我爱慕虚荣,那凭什么只给五十万一个月,有本事就给我一百万好了,反正他说我爱慕虚荣,不是吗!”

唉,他可从未过过五十万一个月的艰苦生活啊~

李维想冷嘲他狮子大开口,露出真面目了吧?

然而男孩通红的眼睛夹着怨恨与倔强,泪盈于睫,一看就知道在赌气,而非贪财。

局面一时僵住。

简昳无论如何也不肯签。

李维只好出去打电话请示梁承睿。

许是梁承睿在秋宁那里很忙,无瑕搭理李维,所以李维出去了十几分钟。

他再回来时,明显脸色不好,应该是承受过梁承睿的怒火了。

丢出一张卡,“这里是一百万,现在你可以签了!”

简昳又演了几分钟不情不愿的戏码,最后才含泪签上自己的名字。

看着李维收起合约摔门而去,简昳一笑,从口袋里掏出小巧的录音笔。

那份合约,他固然签了。

但若是有朝一日,梁承睿和秋宁想用它毁了他,那便别怪他被逼无奈之下,拿这段长长的录音伤害他们了哟~

【惊!梁氏总裁竟是白眼狼,强逼救命恩人为情人!】

这样的新闻标题,肯定很劲爆!

人家也是不想的呢~

.

一百万,简昳直接打了五十万到孤儿院账上,找院长要了捐赠发票,然后买买吃吃,做做spa,逛到夜深,心情美妙的回家。

然而……

“啪嗒。”经过一条灯光昏暗的小巷子,他的脚好像踩到了什么。

简昳脸色微变。

虽然隔着鞋子,但脚下的冷硬触感他依旧熟悉!

他瞬间就要转身逃跑。

却在这时,一个东西抵住他的后腰。

“小弟弟,来了还想走?”阴测测的声音从身后响起。

这几秒的时间,简昳的眼睛已经适应了黑暗,才发现这条小巷子两侧的阴影里,横七竖八倒着几个人,生死不明,血腥味浓重。

是他粗心大意了,竟然没有第一时间发现不对劲,还要踩到那把家伙,才能反应过来!

简昳抿了抿唇,目光在黑暗中极力辩物,猝不及防对上阴影中一双眼睛。

那是个身量高大的男人,也许超过一米九,看不清面容,只能看见一个大概轮廓。

他应该是受了重伤,挨着墙坐着,鼻息有些粗重,眼神却依旧冰泠泠的。

简昳一瞬间推测出了大概:应该是两方人火拼,这男人也许输了,地上那把家伙是男人的。

简昳背对着身后的亡命之徒,望着那个男人。他小脸面无表情,声音却是极为违和的哭腔,甚至瑟瑟发抖,“求求你放了我,我,我有三十万,都给你。你,你杀了他,就不能再杀我了哦……”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目录
查看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