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自照 第三章风波恶

第三章风波恶

书名:自照
作者:浪山
更新时间:2023-07-25 11:13

在《寻遗记》播出的同时,林照有些粉丝发现,自从上了热搜第一之后,他的名字再度出现在大大小小营销号的文案里。

粉丝们原本以为这是洞庭带来的热度,营销号皮下都是狗,他们本来不想给眼神,直到吃了一口关系自家的烂瓜,恶心感直冲天灵盖,他们这才声势浩荡地把所有带林照大名的营销号日了个遍。

巨森传媒是圈内三大娱乐公司之一,著名的流量工厂,近五年里,那些飞速更新迭代的流量明星都出自这里。

而如今,选秀节目日渐式微,早没有先前几年火爆,去年捧出的男团始终在二三线徘徊,没有更大的长进。巨森痛定思痛,终于想出一个特殊的新策划——《谁是天选“小林照”》。

追星女孩就那么些,蛋糕再大也总有分完的那一天,与其盯着剩下的边角料,不如把别人手里成型的蛋糕抢过来。

巨森看上的那个人,是林照。

作为前顶流,他拥有过最大声量的粉丝群体,红到无人不知其姓名,以及如今,几乎为零的反抗能力。

人血馒头是不好吃,但自带吸睛点,能赚钱。更何况,被吸血的素人尚且能回嘴,林照过去再牛,死人又能做什么?

林照的粉丝——无眠姐姐们听说了这件事,几乎要气疯了。

她们曾经猝逢巨痛,抱团取暖互相安慰了两年,几乎要和林照一起销声匿迹。直到资本将她们当作一块肥肉,傲慢地张开巨口,她们终于怒了。

企划案里125个报名选手被她们轮番轰炸——

“你不配!”

“你们不配!”

这些默默无闻的18线还没见过粉丝簇拥、鲜花围绕的景象,先一步感受到追星女孩们最汹涌的恨意。

“照过镜子吗?学过汉语吗?仙畜有别看得懂吗?”

“能别带你照哥大名吗?不蹭会死吗?”

“从娘胎里爬出来就没长腿学不会独立行走?”

可是资本素来傲慢,成型的策划哪里容得一群小姑娘指摘,那些在前冲锋陷阵的账号挨个炸成空白,骂人的话却被营销号截图挂了出来,白送了好大一波流量。

不明真相的吃瓜路人看着热闹——

“节目组有没有良心我不评价,选手们挺无辜的吧?平白无故被撕,你们哥哥不该受伤害,他们就该被网暴?”

“笑死,好大的胆子,她们哥哥可是林照[点蜡]”

“糊成这样算素人吧?内娱不撕素人不是规矩?前前前顶流粉丝怎么打起素人来了?”

“嘴这么脏,好没素质啊,追星把脑子都追没了吧。”

“节目组无妄之灾,选手无辜,林照安息,粉丝傻逼,鉴定完毕。”

“小林照”的备选选手也一个接一个地出来,一口一个——

“对不起,我也不知道她们怎么会这么生气……”

“我们很尊重林照哥哥的,他是我们的偶像。”

“对啊,我上这个节目就是因为喜欢林照,我真的不希望他被人遗忘,我很想留住他。”

……

那些过去与林照深度合作过的一线大咖们纷纷做了节目的拥趸者,发博斥责追星人的疯狂和不理智,他们义正词严地拒绝“网络暴力”。

无眠姐姐们曾经有多真诚地感谢他们照顾林照,如今就有多愤怒地与这些资本的走狗割席。

资本想赚钱,125个“林照”候选人想火,无眠姐姐想维持林照死后的尊严,吃瓜群众想看撕逼扯头花。

这档原本无人问津的节目,终于在“资本与民意”这场声势浩大的对打中热度攀升,变得万众瞩目。

而与此同时,《寻遗记》第一期节目已经播完,这期节目热点有两个——

#任橘夜谈林照当年#以及任橘谈当年前的一个小时,在现场所有摄制人员都来不及反应的时刻,叶庭禾跳进湖里,捞上一个从渔船滚下去的婴儿。

事后,连任橘自己回忆起那天晚上的情形都觉得太巧了,即使所有人的反应都不似作伪,闹哄哄的现场,年轻的小夫妻抱着呛水发烧的小孩儿,操着一口南方话互相责骂。

宁澄给叶庭禾递了毯子,接着就和小谭姐安抚那对吵架的夫妻去了。

憔悴的女人抱着面色苍白的孩子,看起来气急了,口不择言地怨他丈夫不争气赚不了钱,连孩子都看顾不好。小谭姐打着圆场,说都是意外,救护车马上就来了。

女人却哇地一声哭了出来,说:“去不了医院,她连户口都没有,我就不该跟你来船上……”

她丈夫一言不发地站在一旁,在摄制组的围观下神情尴尬而拘谨,他的嘴唇嗫嚅着,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叶庭禾披着毯子坐在一旁安静看着,刘海湿漉漉的,还坠着水珠。他的眼神从男人无措的手臂落到女人断线般的泪水上,而他们身旁,好几台黑洞洞的摄像机持续拍摄着,如实地记录下此刻——一个家庭骤然迸发的崩溃和委屈。

任橘坐到叶庭禾身旁,随口问他:“在想什么?”

“好难堪啊。”叶庭禾静静地看着女人。

“难堪?”任橘微妙地挑了挑眉。这种时候不恰如其分地表现出你的同情心,自告奋勇为苦难的老百姓谋福利,还胆敢在镜头前表现出你的优越感,这小孩儿是缺心眼还是没被观众的唾沫星子喷过?

“她本来不想哭的,小谭姐一跟她说话,她就忍不住了。谁来劝架都好啊,为什么是小谭姐呢?她们明明年龄相近,她却那么漂亮,过得那么好。”

小孩儿微偻着腰,手臂支在膝盖上,有些出神地望着前方,黑色的瞳孔仿佛聚拢了一小部分灯光,在他睫羽阖动间明灭不停。“如果在平时,吵完架她男朋友肯定会哄她,可这次这么多人看着,他要是如她意了,不就承认自己没出息了吗?”

任橘怔愣了片刻,夜风将她打理精致的发梢吹乱,扫在侧颈有些发痒。

她轻声问:“怎么看出他们不是夫妻的?”

“他们自己说的,”叶庭禾平静地开口,“孩子都没有户口,大人怎么会去领结婚证。”

任橘盯着叶庭禾,她在一种近乎怅然若失的情绪里想起了林照,张了张嘴,哑声问道:“你……你是一直都这样吗?还是说,是季栩特意这么教过你?”

叶庭禾转过头,似乎有些诧异:“啊?什么意思?”

任橘收起白日里嬉笑打闹时毫无架子的做派,面色沉静如水:“别跟我装。”

她想起最早有获奖消息递过来时,季栩久违地给她打了电话祝贺,这还是两年里头一遭。电话里,他又有多罕见地主动聊起林照,还提出让自己帮他一个忙——原来就是这个忙。

走前,经纪人旁敲侧击对她说:“人心易变。”

还真是易变啊。

她的恼怒仿佛看不见的火焰,无形无声地燃烧在夜色里。连一旁的摄像师都感受到气氛不对,摆手暗示叶庭禾赶紧和橘子姐道歉。

他却并没有任何动作,只是不明就里地叫了一句:“橘子姐。”

任橘嗤笑:“季栩是你经纪人?他费尽心思要我来,就是为了捧你?”

明月高挂,江边蛙鸣不断,任橘却没有听到叶庭禾的回答。

她也不想听,直截了当地说:“我不管他怎么想,敢拿林照来营销,就试试看吧。至于你——”她抱臂打量面前这个不知天高地厚的毛头小子,“你也配?”

叶庭禾手指无意识地攥住了毯子,愕然下压根不知如何作答。饶是他再没心没肺,经这一遭,也觉得仿佛被人扇了一耳光,脸上火辣辣得疼。

气氛一时间尴尬极了,任橘不管他,径自调整好呼吸。她朝摄像看过去,摄像大哥了然地将镜头调转过来。

回头的瞬间,任橘便换了面孔,她大大方方在叶庭禾身边坐下,乌眸微光一闪,目光柔软,问道:“你看过《风波恶》吗?”

叶庭禾佯装看不出她眼底暗藏的嘲讽,如实回答:“看过。”

“我们拍戏的时候,林照一天晚上指着湖面,突然对我说,‘我好像就出生在洞庭湖上,一艘小渔船里’。我到现在还是觉得他骗人,你们也知道,他是谁,林照诶,从出道开始就被骂资源咖的家伙说这种拿出身卖惨的话,是很遭人唾弃的……”

“我当时这样回答,之后他就再也没有提过了。他经常被人误会,包括我,我有时候甚至不太敢说我跟林照是朋友,因为我分不清他什么时候说真话,什么时候只是单纯的开玩笑……”

“华导对我说过一句话,我到现在还记得。他说,‘小橘子,你发现没有?林照这小子他喜欢什么,非要隔得远远地瞧着,好像有个玻璃罩子罩着他,他讨厌什么,又总要上手摸一摸,骗得人家以为他很在乎自己……’”任橘不太好意思地笑了笑,“我当时还以为华导在暗示林照讨厌我,气得跟他吵了一架。”

叶庭禾听得并不专心,因为所有与林照有关的事情,在这两年里他早就烂熟于心。所幸镜头的焦点并不是他,不会有人因此指责他不尊重已故的前辈。

盛夏的蝉鸣蛙叫一声声撞入耳畔,他心不在焉地看向女人臂弯里孩子软绵绵的手臂,思考着任橘讲这些的意图。

她觉得我是copy精,伙同季栩故意学林照来营销自己。这是事实,但不能承认……

他还记得季栩对他说过:“不管你知道多少,都装不知道,谁都可以是恶人,用心不良,但你必须是无辜的。小禾,克服你的道德感和羞耻心,把自己当作林照。”

把自己,当作林照。

叶庭禾蹙了蹙眉,江风凉飕飕地刮过,他无意中收紧了手臂,却被摄像师当作是对任橘话语的回应,将镜头转向了他。

任橘抓住这个时机,蓦然抬眼,泪光盈盈地转头问他:“你也是林照的粉丝吗?”

叶庭禾不太自在地与她对视,坦荡平静的外壳终于在她的逼视下裂开缝,露出一丝不知所措的慌乱:“我上学的时候不追星。”

任橘被他的回答傻到,眨了眨眼睛,仍装模做样地将散乱的鬓发拨在耳后,语气带了一丝无奈的笑意:“干嘛不追呢,林照那么好。”

一直到任橘离开,叶庭禾仍坐在原地。

他后知后觉地意识到任橘最后那个问题到底是什么意图——如果他答“是”,那就一辈子以林照的粉丝自居,不要妄想抢夺他的星光;而如果“不是”,那就连林照的名字都别提,你们本来就毫无干系。

夜里十点,这一天终于录制完毕,工作人员将手机拿过来给他:“季哥的电话。”

叶庭禾伸手接过,听到对面问:“任橘凶你了?”

叶庭禾的脊背一点一点弯下去,额头抵着小臂,有气无力地应了一声“嗯”。

季栩似乎笑了一声,安慰他说:“没事,她反应越大越证明你做得好。等你以后起来了,骂你的人只多不少,习惯就好。”他停顿了一下,接着说,“小刘说你今天下水了?让他给你弄碗姜汤驱驱寒,喝完就早点休息。”

“不要。”叶庭禾闭着眼说,“晚上喝这个睡不好觉。”

季栩也不坚持:“行,随你。”

叶庭禾将手机还给工作人员,慢吞吞地站起来往回走。

他仰起头,一轮圆月晃晃悠悠地缀在他身后,跟随他的步伐走走停停。耳旁又响起季栩说过的话:“把自己当作林照。”

怎么当?我本来就不是林照啊……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目录
查看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