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无问西东 第三章婉拒

第三章婉拒

书名:无问西东
作者:莫逢君
更新时间:2023-07-25 11:14

林似霰说要介绍楚家的姑娘给江持风认识的事,江持风婉拒了。

都是“沽酒”的常客,楚惊鸿又不是不知道他喜欢男人,就楚惊鸿那个妹控,要是让他知道自己和楚照影“交朋友”,那不得找他麻烦啊。

江持风一顿插科打诨地就把约着吃饭的事儿糊弄了过去,然后又投身忙碌的工作中。

越临近春节,江持风就越忙,公司的公事一大堆,还有些推不掉的应酬。

去年还有江鹤年带着他,今年江鹤年就彻底放手不管了,所有的事都沉甸甸地压在他的肩上,让他几乎没什么闲暇想起魏闻行。

倒是梦到过一次,梦里什么都有,甜甜的恋爱和暧昧的吻——梦里情深意浓,醒来万事成空。

江持风的心思不仅没淡下来,反而更惦记了些。

终于有空再去沽酒,是除夕的前一天。

道路两边的常青树上不知道什么时候挂满了喜庆的小灯笼,又红又亮,树身上缠绕着一串串的小彩灯,流光溢彩的,带着年节里独有的热闹气息,连带着寒风吹动树梢发出的“簌簌”声响,都在迎合这份热闹。

江持风坐在驾驶座上,刚在离“沽酒”不远的路边停车位停稳车,解开安全带,就看到他惦记了许久的男人跟一群人朝着他这边走过来。

明明一群人都是一样的眉毛眼睛鼻子和嘴,却只有魏闻行一个,叫他一眼就瞧见了。

江持风眨了眨眼,慢慢笑了起来。

有缘千里——来相逢啊。

迎面走来的一群人男男女女都有,看起来像是刚聚完会,喝了酒,热热闹闹地说着笑。

有几个人醉得厉害,互相搀扶着,嗓门也大,玩笑话一字不落的被风带到了江持风耳朵里。

“魏……嗝,魏闻行啊,听哥一句话,开发就是个无底洞,青春和钱都耗进去了,搞来搞去一场空,你还搞什么。”

“做……做什么不比做这个来钱快啊……”

魏闻行没说话,江持风的视线越过人群落在他身上,看到他皱起的眉峰,忍不住也跟着皱起了眉头。

“月白,你也说句话!”旁边一个人把一个戴眼镜的高个子男人给推了出来,“一日夫妻……不,不对,一日夫夫百日恩,你劝劝闻行。”

他话音一落,旁边的几个人顿时哄笑了起来。

有人说:“月白要是劝得住,就不会跟魏哥分手了。”

那人又凑过去搭魏闻行的肩膀:“月白都及时止损了,魏哥,回头是岸啊。”

也有人觉得这话是往人伤口上撒盐,忍不住说了句:“闹什么,陈尧,你喝多了,怎么瞎七搭八的。”

“都少说两句,毕业这么多年好不容易聚一次,能不能别这么扫兴。”

“到底是谁扫兴啊?啊,你们说说闻行和月白,这他妈都什么事儿,梁月白你说结婚就结婚,也就算了。”有一个人大概是闷声听了半天,终于忍不住了,脾气一上来,就开始吼人,“来同学会,是给谁添堵?”

旁边的人推了他一下:“感情的事能怪谁,魏闻行就一点错都没有?”

一群人都停住了脚步,这气氛,眼看就要吵起来了。

江持风囫囵地听了个墙角,看到那个被推出来的男人神色尴尬地挡住了手上戴着的婚戒,心里莫名就有些不高兴。

不高兴魏闻行被这么群人说教,也不高兴那个叫月白的男人跟魏闻行似乎关系匪浅。

话题中心的男人一言不发,脸上原本因为同学聚会带着的笑意也在两三句话中淡了下来,抬腕看了眼时间。

他想离开。

江持风很容易地读懂了他的情绪。

隔着没几步远,魏闻行还没看到他,江持风想了想,拉开车门下车,也不过去,反正这就一条路,一群人总要从他面前经过的,于是只把车门“砰”地一声甩上,斜倚在车门边上,等人看到他。

魏闻行似有所觉,抬眼看了过来。

形相清俊的青年今天穿了件浅粉色的毛衣,整齐地露出了白衬衣的领子,外面还裹着一件宽大的黑色大衣,看起来就很暖和,靠着一辆黑红配色的跑车,比上次那辆看着还要高调拉风。

很难让人不注意到。

看着像是在等什么人。

魏闻行当然不会自恋的觉得江持风在等他,也没有想主动的凑过去。

小少爷心善没追究那场车祸,事情翻了篇,他们也不过是见过一面的陌生人。

尽管他现在很需要一个什么借口或者理由离开这个让他有些尴尬难堪的场面。

就在他准备开口打断耳边喋喋不休的说教和吵闹时,江持风朝他笑了笑:“亲爱的,你们叙旧还要聊多久?”

他走了过来,挤开了旁边的人,动作自然地把手揣进了魏闻行的衣服口袋里,小声说:“好冷。”

喝醉了的那人被挤得一个趔趄,差点摔倒,还是连忙拽住了旁边的人才稳住了身子。

“这,这谁?”

江持风侧着身子靠在魏闻行怀里,两个人离的很近,能闻到男人身上的酒味,还有很淡的烟草味。

他被魏闻行那双漆黑幽沉的眸子看得心里发紧,眼神慌乱地移开,耳朵也微微红了。对上其他人,他才镇定了下来,又恢复了往日里天不怕地不怕的少爷性子,还故意瞪了那个叫月白的男人一眼:“难怪你不肯带我来同学会。”

语气里的嗔怪带着股醋味,戏很足。

魏闻行还是没说话,实在是他也没搞懂这位被他撞了车的小少爷想做什么,而且他现在也确实需要从同学聚会脱身。

所以他只是安静看着江持风,看他表演。

这姿势和态度,在其他人眼里就等于承认了江持风的身份。

“哈哈哈,对不住。”有人反应了过来,连忙机灵的道歉,“喝醉了就有人打胡乱说,当不得真的,别往心里去。”

“闻行你……”之前替魏闻行打抱不平那个男人突然红了脸,抓了抓头发,语气有些无措,“那个,我刚才都是胡说的,我胡说的,闻行和梁月白什么都没有,真的。”

梁月白往后退了几步,他垂着眸子,叫人看不清脸上的情绪,也不说话,像是这样就能置身事外似的。

江持风没找他麻烦,他也没那个立场,只是眼神淡淡地瞥了一眼喝醉酒嘴碎得不行的那个男人:“我们闻行喜欢做开发。”

他挽着魏闻行的手臂,抬眼看他,眼神清澈,眉眼带笑:“只要他喜欢,我就支持他。”

他又说:“我们闻行啊,不太会说话,又重情重义,你们噼里啪啦的说了一大堆,他闷声一个字都没有。”

“但我见不得他受欺负。”江持风好脾气地笑了笑,“聚会就该开开心心的嘛,大家都是老同学,什么话该说,什么话不该说,心里多少有点数。”

魏闻行听着他伶牙俐齿地把几人怼得没了话说,心头一软。

小少爷可真是爱日行一善啊。

紧皱的眉头慢慢松开,他把手放进了外套的口袋里。

小少爷的手心全是汗,摸着可一点都不冷。

而刚刚还一口一个我们闻行的江持风手被握住时很轻地抖了一下,下意识地想收回手,又觉得自己不能露怯,于是偏过头看他,语气又软又乖:“我们回家?”

在没有人看到的地方,小少爷掐了一下他的虎口,大有他不配合就要下狠手的威胁意味。

魏闻行忍不住笑了笑:“嗯,回家。”

车就停在路边,其他人这会儿的眼力见都回来了,跟魏闻行道了别,你搭着我我勾着你的走了,梁月白往后看了一眼,看到魏闻行上了那辆昂贵的跑车,眸色微暗。

只是夜色太暗,那点落寞无人看见。

把人拐上了车,江持风把车载空调打开,然后想起什么似的,又拉开车门下了车:“你等我会儿。”

远远地就能看到“沽酒”的招牌,江持风轻车熟路地走进“沽酒”,径直往吧台去:“沈小戾,给我煮一杯蜂蜜柚子茶。”

沈戾在吧台后面忙,手里拿着刀,正在切冰球,闻声抬头,看到他来了,笑了笑:“不喝酒?”

“今天不喝。”江持风压着语气里的欣喜道,“我遇到我的缘分了。”

提前熬制好的蜂蜜柚子茶装在玻璃罐里,揭开盖子满是柚子的清香和蜂蜜的甜香,沈戾舀了一勺,问他:“要冰的还是热的?”

“热的。”

沈戾倒了一杯水开小火煮蜂蜜柚子茶:“你的什么缘分?”

“魏闻行呀。”江持风翘了翘嘴角,“我刚刚遇到他了,他喝了酒,我得送他回家。”

沈戾反应了一下,轻笑道:“你眼瞎了?”

江持风有点心虚:“我才不是眼睛看上他了。”

沈戾敷衍地点点头:“嗯,你是心里看上他了。”

江持风张了张嘴,想拒不承认,却说不出违心的一句“没有”。含糊道:“就碰巧又遇见了,觉得挺有缘的。”

蜂蜜柚子茶的清甜香气在吧台弥漫开了,沈戾关了火,拿了个玻璃杯出来,装好蜂蜜柚子茶递给江持风:“人在你车上?我跟你出去看看。”

人在车上,自然是看不到什么的,只隐约能看到副驾驶座上坐着个男人。沈戾送江持风到门口,笑着道:“下次把人带过来,请你们喝酒。”

江持风看了一眼车的方向,男人乖乖地在他车上坐着,叫他的心像是颗气球,迎着风膨胀了起来。

“行啊,让他请。”

魏闻行从看着江持风朝一家装潢漂亮的酒吧走进去,就一直盯着酒吧门口看。

过了一会儿江持风再出来,手里端着杯东西,身后跟着个端方温然的青年,两人似乎在说着什么,那人朝他这边看了一眼,不过隔得远,魏闻行也看不太真切。

他喝的酒不多,但酒劲上头,很多情绪就不受控制的冒了出来——那个男人是谁,又跟小少爷是什么关系?

大概是车里的空调温度太高,魏闻行觉得胸口有些发闷,打开车窗,才觉得舒了口气。

江持风端着东西过来,拉开车门,一边上车,一边把手里端着的东西递给他——透明玻璃杯,能看到浮浮沉沉的柚子粒。

“蜂蜜柚子茶。”江持风脸有些红,嘴炮一时爽,爽完了心虚得不得了,“解酒的。”

“谢谢。”魏闻行两只手交握着玻璃杯,捂暖了手,也暖了心,“刚才,也谢谢你替我解围。”

“客气。”江持风随口省掉了一个不字,两个人的关系也就突然拉近了,他发动引擎,问,“你家哪儿,我送你。”

他们只见过两面,几乎没什么交情,但小少爷似乎好人好事做上了瘾,还说要送他回家……魏闻行喝了口蜂蜜柚子茶,温热的酸甜味道顺着喉咙一路往下,拒绝的话也跟着咽下去了。

他报了个地名,地方挺偏,在郊区,开车过去起码得一个多小时,他坐地铁过来转公交,花了两个多小时。

江持风开导航的时候看到了附近的一个科技工业园区,顺口就问了句:“刚才听到说你做开发的,开发什么?”

“软件开发。”魏闻行说,“就在附近那个科技工业园区。”

“软件开发前期是难了些。”江持风顺口接了句毒鸡汤,“不过万事开头难,然后中间难,最后结尾难。”

魏闻行低声笑了笑。

江持风握着方向盘,车速压着限速的60迈,像是随口闲聊:“刚才那个……什么月白,你前男友?”

魏闻行“嗯”了一声。

江持风不知道该怎么接话了。

他平时可不是这样的,他一向能说会道,跟谁都能闲聊鬼扯一通,抖机灵的话张口就来,偏偏在魏闻行面前,这个不知道怎么说,那个不知道怎么问……

又冷场了……他要被自己给气死了。

魏闻行不知道他在想什么,也没觉得冷场有什么尴尬的,因为他在走神。

说起来,他跟小少爷认识,也跟梁月白有那么一点点的关系……那晚他去参加梁月白的婚礼,回程路上想了好多事,控制不住思绪地走神,然后撞了小少爷的车,赔了两斤小龙虾,小少爷还好心给他叫了代驾。

大概是酒精的作用,他今晚突然有了想倾诉的念头。

“梁月白。”魏闻行说,“上次不小心撞了你的车……那天,我参加了他的婚礼……”

“哦……”江持风突然意识到之前是他想岔了,还以为魏闻行是为什么红了眼,原来是为了前男友,心里像是堵了块大石头,堵得慌。

早知道,就他妈要他赔钱了,赔不起卖|身|肉|偿!

他闷闷地接了句:“可以理解。”

想倾诉的话打开了个头,魏闻行又觉得说这些有些不合时宜,交浅不言深,他和小少爷才见两面而已,聊什么前男友……

他有些尴尬地喝了两口蜂蜜柚子茶,岔开话题:“我还不知道你的名字……”

“江持风。持正的持,风骨的风。”

十字路口绿灯刚好跳转红灯,江持风停稳车,从口袋里摸出手机解锁递过去:“加个微信吧?”

他说:“我对软件开发还挺感兴趣的,有空可以细聊。”

魏闻行倏然想起了小少爷那句“只要他喜欢,我就支持他”,心跳乱了一拍,旋即又有些自嘲,不过是玩笑话。

他接过小少爷的手机,点开微信页面,把自己的电话号码输了进去。

要到了微信,江持风把手机放回口袋里,继续没话找话闲聊:“明天都除夕了,你不回B市过年吗?”

“回的,这几天工作上有些事走不开。”魏闻行说,“买了明天的票。”

就这么有一句没一句地闲聊了一路,到魏闻行住的地方,夜已经很深了。寒冬的夜里冷风刺骨,江持风下了车,被冷风吹得打了个喷嚏。

他揉了揉鼻子,跟魏闻行道别:“那我就回去了。”

魏闻行往他对面站了站,挡住了风口:“要不要上去喝杯茶?”他看了看手里的玻璃杯,“我也可以把杯子洗了还你。”

这么个玻璃杯能值几个钱,以江持风和沈戾的关系,哪用得着还……江持风看了他一眼,吹到脸上的风是小了很多,全都被男人宽阔的肩背给挡了去。

“太晚了。”小少爷心里的小算盘打得啪啪作响,“下次吧。”

有来有往,一回生,二回不就熟了。

——————

作者有话要说:

太多话要说了,作话放不下就放在正文里。

一笔带过的剧情本来是不想多做解释的,梁月白没骗婚。相亲的时候就坦白自己是gay,迫于现实压力,想试着回归正常生活(指结婚生子)。

他老婆想得开不介意(也是要30岁的人了,年龄焦虑、家里催婚、想要孩子,妥协于生活),她要的是稳定的婚姻、搭伙过日子的人,相处以后觉得梁月白能安稳下来,就结婚了。

这里并没有觉得和gay结婚是什么好事,也没有觉得没有爱情的婚姻会有多幸福,虚构剧情的不合理请理解,但是拜托现实里遇到有多远跑多远,结婚还是要因为爱情。

还有就是魏闻行对梁的感情彻底了断,不是在分手也不是参加婚礼的时候,而是在梁一天天冷暴力逼着他提分手的时候。

那种反反复复剥离一段几年感情的痛其实是代入了我自己的感情经历,所以也不要说什么分手以后他放下得好快。

未经他人苦,怎么知道他人在放下之前走过了多漫长的黑暗,在夜里有多难熬。

我排雷了,现在退出还来得及,也不用跟我说,谢谢。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目录
查看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