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腐肉 第二章精疲力尽

第二章精疲力尽

书名:腐肉
作者:小江河
更新时间:2023-07-26 11:10

我已经很多天没有见过大哥了。

自从那天晚上的事情发生过后,他再也没有出现在我的面前。

我开始有些想他,但我知道,至少目前我不能去找他。

他那天晚上喝得烂醉,我不能确定他还能对那晚的事情还能记得多少,在他心里,那件事情的发生究竟是我刻意的勾引,还是他自己酒精上头,可能他自己也说不清。

想要彻底的得到大哥,那就一定不能着急。

心急吃不了臭豆腐不是吗?

书房的桌上有一张我和大哥的合照,大哥的手搭在我的肩上,深邃的眼眸看着镜头,那样一双眼睛,总给人一种深情的错觉,我把相片拿起来,在大哥的脸上落下轻柔的一吻。

我对大哥的痴迷来自我懵懂的十三岁,那一年的我躲在仓库的角落,看着十七岁的大哥将自己的同学压在身下。因为练散打和拳击的缘故,他的身材在那个时候就已经足够健美,被衣衫覆盖下的是一片力量十足的肌肉,那个清瘦的同学被他压在仓库的软垫上,双腿缠着他劲瘦的腰,随着他的动作上下摆动,像一只翩飞的蝴蝶。

他们两个在这里肆无忌惮的调情,那个男生将头埋在大哥的怀里,像猫一样娇腻的喘息,他唇舔过大哥的脸,又去轻咬大哥的耳垂,突然他的动作僵住,正好和躲在角落里的我对上眼神。我满脸惊恐,他却朝我娇媚一笑,洁白的牙咬上了大哥的肩,喉中发出一声破碎的呻吟。

这幅场景在我的梦里出现过很多次。

在那个破碎的梦里,我一会儿是大哥,一会儿是那个伏在大哥肩头的同学。一会儿是我把那个千娇百媚的男生压在身下;一会儿又是大哥将我按在软垫上。随着时间的行走,那个漂亮的同学在我的记忆中渐渐淡去,梦境中就只剩下大哥那副漂亮的身躯。

梦境总是美好的,现实的情形是我被大哥发现,他压抑着情欲,用他沙哑的嗓音叫我滚。

我滚了,从仓库里飞一般的跑出去。

我的脸红得厉害,胸腔里的心脏在砰砰的跳动,好像要从我这副充血的身躯里跳出。仓库里的声响还没有结束,我却像觉醒了什么了不得的东西,浑身疯狂的战栗。

原来男人和男人也可以这样。

那次过后,似乎是想堵住我的嘴,大哥对我好了很多。

至少不会像之前那样莫名奇妙的欺负我。

我们这个家庭有些特殊,我和姐姐是一个母亲生的,大哥却是父亲的第一任妻子生的。

这位夫人是个厉害的女强人,出嫁之前便已经是家族中的头号人物。可惜她所处的家族并不愿意将家族的重要职位交到一个女人的手上,不管这个女人是多么能干。无奈之下,她只能服从家族的安排,嫁给一个自己并不满意的丈夫。在生下大哥后她开始着手自己的事业,没几年就将生意做得很大,后来这个财产完全自由的女人一脚踹了我的父亲,开始自己的生活。

姐姐一直都很敬佩这个能干的夫人,并一直朝她努力。

姐姐和我们不一样,她不姓谢,是母亲和她前夫生的孩子,是这个家庭里最没有存在感的人。

我的母亲是位娴静的淑女,她不太喜欢运动,唯一的爱好就是看书。在我的记忆里,母亲的形象一直都是在冬日的暖阳里捧着一卷书细读的女子,她是一个顶漂亮的美人。姐姐很好的遗传她这一点,只是性子过于火辣,和母亲完全不同。

听父亲说,他和母亲结合全因母亲那个不识好歹的前夫,家里有了一个漂亮的妻子,却偏偏还要跑出去偷吃。母亲是父亲的学妹,也是父亲学生时代的女神,在听说母亲的遭遇后,他用了一些不太光明的手段,将母亲和她的女儿从那个男人身边夺了过来。

他不仅得到了母亲,还和母亲一起生了一个儿子。

可惜,除了父亲和母亲,我的出生并不能得到其他人的祝福。

大哥担心我抢走他的父亲,姐姐担心我抢走她的母亲。

在我出生之后,这两个之前一直互为死对头的人终于握手言和并统一了阵线。

我的幼年是被哥哥姐姐欺负长大的。

他们两个真是天生的恶作剧能手,一个偷偷拿走我的玩具,将他们弄得稀碎,再偷偷丢进垃圾桶里;另一个在我的饼干里偷偷撒上辣椒酱,在我尖声哭泣中放声大笑。他们两个互相合作,在爸妈看不见的背后狠狠地欺负我。

我也曾尝试还手,但我每一次恶作剧都被他们发现,然后受到他们更加过分的欺辱。

在我十三岁的这一年,因为撞见了大哥做坏事,我终于享受了一次颇为客气的待遇。我拿着这件事做把柄,要他为我端茶倒水,掏出自己的私房钱给我买玩具。但我的得意忘形还没持续多久,就被大哥拎着领子,锁进了阁楼里。

“敢用这件事来威胁我?臭小子,你就这里头好好呆着吧。”

大哥站在门口,手里的钥匙扣在手中打着旋,我朝我说出这句话,不顾我的求饶,砰的把门关上。

“这里很安静,你就算叫破喉咙也不会有人听见的!”

我趴在窗台,看着他的身影慢慢走远,房子外面停着几辆酷炫的摩托车,几个少年等在门口。看见大哥出来后,他们上次将大哥团团围住,中间有个穿着白衣服的少年被他们推在中间,他看着大哥,把头盔从头上取下来,给了大哥一个火辣的亲吻。

一阵引擎的轰鸣声响起,这群少年远离了我的视线。

我呆在阁楼里,却并不感到害怕。

我被他们关过很多次,每次都会在晚饭前把我放出来,不叫父亲和母亲发现。阁楼的旮旯处有一个曾经被姐姐偷偷藏起来的玩具熊,我跪在玩具熊面前,把头埋进它软软的肚子。今天跑出去玩了水,现在好困,我觉得有些冷。

天已经完全黑了,门口的锁没有任何人动过的痕迹,大哥今天没有回来,他要把我关在这里关上一天一夜吗?

我的身上真是冷得要死,走起路来头重脚轻,我跌跌撞撞地跑到窗口,拼命的呼喊,但没有一个人回应。

我又疯了一样去开那扇被锁上了门,可我无论如何也打不开,恐惧在这间幽暗的阁楼里放大,我又想起姐姐曾经给我讲过的阁楼里的鬼故事,以前我觉得荒谬,现在只觉得真实。那只被我埋头的小熊也变得面目可憎起来,好像在朝我阴邪的笑。

我抱着自己的头,鼻涕眼泪糊了一脸,不停放声尖叫,直到自己精疲力竭。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目录
查看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