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朗夜流光 第一章周朗夜真的回来了

第一章周朗夜真的回来了

书名:朗夜流光
作者:凌伊丶
更新时间:2023-07-26 11:11

即使下了一整夜的雨,清晨的天空仍然不见通透晴朗。

平州的春天是具有迷惑性的,好像戴着很多张面具。日历每翻过一天,它都会变幻出另一种样子。

周朗夜回国三个月了,还是没能适应这座城市过于潮湿善变的气候。

因为即将带领团队进行为期一周的路演,这几天他连续加班开会,忙得脚不沾地。

沈卓给他打电话时他正准备出门,车钥匙已经拿在手里,沈卓在手机那头开门见山地说,“你要的东西我给你准备好了。”

周朗夜比他更简洁明了,“好,晚点联系。”

多一句闲聊也没有,说完他们就各自摁断了通话。

周朗夜把尾号为1817的号码切入静音模式。这是他的私人手机号,里面只有两个联系人,沈卓是其中一个,另一个则是他母亲顾婵在世时用过的号码。

周朗夜离开温哥华的前一天,给那个十位数的手机号预付了五年的话费,总共三千加元。

最近一次拨打这个号码是在他回国的两周后。那晚他从夜总会出来,喝了很多酒,浑浑噩噩拖着西装外套回到这间空荡荡的住宅,掏出快要没电的手机看时间,突然萌生了要给母亲打个电话的冲动。

长久的盲音过后,他听到语音信箱开始自动播放机主留言,“你好,我是顾婵,有事请留言。”

斯人已逝,音容历历在目。

周朗夜在黑暗中想起了很多事,有头无尾的、荒诞不经的、从国外到国内,从周家到顾家……压得他大脑沉钝,身体却越来越轻,好似漂浮在半空。

他一直没有挂断电话,直到最后手机耗尽电量自动关机,他躺在地板上昏昏睡去。

周朗夜本性不是软弱恋旧的人,被迫定居在温哥华的这些年已经足够他想明白很多事。只是顾婵走得太突然,没有留下只言片语,甚至让他一度怀疑自己回国的决定是否正确。

三个月不长,但也让他掂量出了周家上下的人心向背。沈卓既然说为他准备好了,周朗夜出门时望了望楼外阴沉的天色,心想,那便是万事俱备只欠东风。

-

周朗夜开着黑色宾利在早高峰的高架上穿梭,下了高新区的匝道口,他却没有照例右转去公司,而是直行向前又开了两个路口,转到一条小巷停下。

车停在巷头,他下车走到巷尾,挤在早起的食客里往低矮的小餐桌边一坐,扬声要了一碗豆浆一个煎饼。

他的父亲周泽这时候应该已经到了公司,他却坐在这里慢条斯理地吃早餐。

手机在裤袋里嗡嗡作响,周朗夜充耳不闻。

待到他绕道一大圈,再踏进恒鑫能源的十九层,周泽已经在办公室里等了他近一个小时,脸色极为难看。

周朗夜两手插兜,翩翩而入,笑着叫他,“爸。”

周泽嘴角抿紧了,“打你电话怎么不接?”

周朗夜神情仍然轻松,“没听见吧,我看看。”说着,作势拿出手机,“三个未接来电,都是您打的?”

周泽拍了一下桌面,拍得不重,仿佛是把怒火都发泄在这一巴掌上了。

“我刚听几个副总说你工作努力,每天一早就到,忙到晚上八九点才走。你这又是找人给你背书了?”

其实同事之间评价周朗夜做事专注、能力过硬并非谬赞,只可惜周泽本就不信,加之周朗夜又在他视察工作这天姗姗来迟,周泽于是认定那些夸奖都不过是台面上的吹捧。

周朗夜也不驳他,走到一旁的沙发里坐下,一双修长漂亮的手交叠起来抻了抻指节,“他们在我手下做事,不讲我好话怎么混得下去?”

说完,勾唇笑一笑,一副纨绔做派。

周泽大概想骂他几句,话到嘴边又咽下了。周朗夜是他的私生子,也是他最小的儿子,因为种种原因被迫在国外生活了多年,周泽自问有些愧疚。

他压下心头的火气,从皮椅里站起来,说,“走吧,我去听听你九点半的会议。”

周朗夜也跟着站起来,他身材高挺修长,高了周泽半个头。周泽走在前面,他在后面缓步跟着。

父子俩穿过铺着厚重地毯的走廊,周泽问他,“上次你去见的那个韩小姐怎么样?”

周朗夜模样好看,皮相骨相皆是一等的优越。刚获准返回国内没多久,就在平州的名流社交圈里掀起不小的波澜。好些有钱人家的女儿都看上他了,背地里撺掇父母出面要和他结识。韩琳就是其中最有权势一家的独生女儿。

周朗夜半笑不笑地说,“见过一次,没什么可聊的。后来韩小姐给我发了几次信息,我没回。”

周泽皱起眉,劝他,“你是不是嫌人家长得不够好看?”

——韩琳只算得中人之姿,以周朗夜纵横欢场的眼光或是看不上她的外貌。

“我才26岁,急什么。”周朗夜打着太极,“韩小姐那么单纯,我和她牵牵手可能她就以为我要同她结婚,我招惹不起。”

说着话,两人已经走到会议室门口,周朗夜的助理陶芝怀抱一摞文件正等着给他们开门,相亲这个话题就此打住了。

-

会议进程还算顺利,周朗夜没有刻意彰显自己,但是该他过问的事情他都处理得分毫不差,周泽也挑不出他的漏洞。到了最后环节,听着周朗夜和几个团队负责人核对路演流程,周泽不自觉地点了几次头。

过了个把小时,周朗夜携着助理陶芝,一同送周泽离开恒鑫大楼。

周泽从直达电梯进入停车场,周朗夜目送他坐进商务车,继而开出了办公区域。待到折返回来时,陶芝对他说,“周总,今天有个摄制团队过来拍摄恒鑫下半年的推广片,你要不要过去看看。”

周朗夜觉得这种宣发一类的小事不必自己过问,正要说不去。陶芝又道,“企宣部那边也想把这个作为今年的招聘宣传片,下个月开始的几所重点高校招聘就要播放这次的拍摄内容。”

恒鑫能源是周氏众多产业之中比较不受重视的一间,平州这里的商业环境以IT地产为主,政府方面不多扶持新能源产业。周朗夜一接手恒鑫就发觉这间公司最大的问题是欠缺专业相关人才,基层员工的整体水平跟不上公司发展需求。

既然陶芝提起了招聘,又事关恒鑫的企业形象,他觉得看一看也无妨,于是点头应下,和陶芝转道一楼大厅。

刚走进两扇玻璃高门,就听得正在实地取景的摄制团队中不知是谁扬声叫了一句,“白辉呢?白辉快过来!导演要给你加几个镜头!”

周朗夜脚下顿住,心跳好似漏了一拍,循声看去。

在那一片不知从哪里招来的年轻群演里,赫然站着一抹颀长身影,短发剪得利落干净,眉目俊美清雅。工作人员叫他时他正偏头和身边人说话,抬眼的瞬间,视线在空中与周朗夜不意相遇。

一时间人头攒动的大厅仿佛被清场了,白辉眼里再看不见旁人,愣愣地望着几米开外的周朗夜,嘴唇动了动,好像是要叫他“朗夜哥哥”,又好像要叫他“学长”,只是隔得远了,周朗夜听不分明。

周朗夜心里一道闪念:这孩子怎么会在这里!?

而白辉想的却是:原来那些道听途说的消息都没错,周朗夜真的回来了。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目录
查看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