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朗夜流光 第二章长高了啊白辉

第二章长高了啊白辉

书名:朗夜流光
作者:凌伊丶
更新时间:2023-07-26 11:11

周朗夜初见白辉,是在白辉十六岁的生日宴会上。

那年周朗夜刚从本硕连读的多伦多大学商学院毕业,暑期回国度假。他的身份在周家内部尚很微妙,周泽带他共赴的场合不多,只因与白辉的父亲白礼睿私交甚笃,加之白辉的生日派对也算不得什么正式场合,周泽这才领着周朗夜一同去了。

周朗夜此前多在国外生活,与这些到场的叔伯或同辈都不太认识,在派对上随便喝了两口酒,觉得社交冗繁无趣,就独自走到花园里透气。

当时天光未尽,白辉家的后院里摇曳着姿态温婉的小苍兰,微风拂起淡淡花香,于暮色之中很是宜人。

周朗夜正对着成片花海兀自出神,不远处走来一个白衣少年,见到他的一瞬,似乎也愣了愣。

周朗夜一眼便认出这是半年前在东京国际电影节上获得最佳男配角提名的白辉,白辉却不认得他。

周朗夜立在花园边没有动,长身鹤立,平平看着身处园圃之中的白辉。

少年起初的讶异翻过了,眉目间敛过柔光,冲他展露一笑。

-

光阴倏忽而过,周朗夜怎么也不会想到,竟然在自己的公司里再次见到白辉。

他往前走了两步,一道人影突然跳出来,抢在他之前猛地一把拽住白辉,嘴里说着,“还愣着干什么,导演要给你加几个镜头!”

白辉眼里装着周朗夜,被那个工作人员连拖带拽弄得踉跄了两步。周朗夜不自觉地伸手一捞,又将白辉拉了回来。

摄制团队的工作人员是个急性子,张嘴就是“你他妈的...”

周朗夜的脸上已不复此前周泽在场时的疏懒随性,回看对方的这一眼颇为冷峻,加上陶芝也在一旁发问,“周总、怎么回事?”

工作人员才明白自己眼前这位就是恒鑫新来的总裁,立刻讪讪地松开了白辉。

企宣部的副经理也赶忙跑过来,半躬着身说,“周总您来了,我们这边快拍完了,您看看有没有什么需要改进的地方?”

“你们先拍着,等下再说。”周朗夜拉着白辉走开几步,站到远离人群的地方,沉声问他,“你怎么会在这里?”

白辉笑也不是,解释又无从说起,怔了怔,有点尴尬地回答,“我来打工......”

周朗夜蹙眉看他,“来打工?”——白家一向捧在手心里的小公子,几曾何时需要纡尊降贵来打工?

白辉转头瞥了一眼站着身后那几个满脸疑惑的人,说,“我不知道这是你的公司...我是被经济人叫过来拍一个宣传片,说是当天结钱。”

周朗夜三年多没见他,这时虽有疑虑,眼下却不是说话的地方,就问他,“你什么时候拍完?”

白辉样子很乖地站在他跟前,“本来说拍半天,如果要加几个镜头可能就到下午吧。”

周朗夜今天的工作安排得很紧,暂时也没空追究他出现在这里的来龙去脉,就和他说,“你拍完以后别走,等我下班。”

听他这么交待,白辉好像有点意外,似乎还有少许的惊喜,立刻点头应下了。

周朗夜走回拍摄现场前,又问了一句,“你现在读大学了吧?”

白辉望着他,“平大的戏剧学院,读大一。”

对话到此为止,白辉跟着那个态度变得客气许多的工作人员去找导演,周朗夜则走到摄影机前大致看了一遍拍出来的几个场景,又给了一些意见。

现场参加拍摄的群演很多,很快就将他们二人冲散了。

期间周朗夜从摄影机前抬头环顾四周,没有看到白辉;白辉听完导演讲戏,也没再看到周朗夜的身影。

-

周朗夜工作起来一贯投入,忙到傍晚还没打算下班,其实早已将嘱咐白辉留下的事忘得一干二净。

反倒是陶芝送文件来给他签字时,好意地提醒了一句,“周总,我刚才经过一楼,看见今天上午来参演的那个学生还坐在大厅里。”

周朗夜从电脑前面抬起头,问,“他们什么时候拍完的?”

“大概三四点吧,我一个小时前下去取快递,当时摄制团队全都走了。”

现在已经过了六点半,周朗夜抬腕看表,心想,白辉不会还在等吧。

他没有白辉的联系方式,犹豫了一下,决定提前下班。

-

白辉在大厅里等了近四个小时,恒鑫前台的工作人员一度上前询问他,有没有需要帮助的地方。

他没好意思说是周朗夜让他在这里等着,更不好意思让前台给周朗夜打电话催问,只能含糊地解释自己在等人。

好在前台没有赶他走,他中途也想离开去买杯咖啡什么的,又担心和周朗夜错过,就坐在角落的沙发里一直待到外面天色渐暗。

那个让他朝思暮想的人,在他扶着头有些昏昏欲睡时,终于走到他跟前,有点抱歉地对他说,“工作上的事耽误了。”

白辉的倦意一扫而空,站起来冲周朗夜笑道,“没事,我没等多久。”

周朗夜今晚本来打算和沈卓见上一面,但是白辉这一笑让他倏忽变了主意。

他们之间发生过一些可以划归到暧昧范畴的事,尽管周朗夜以为自己早就放下了;今日再见白辉,又好像没有割舍得那么干净。

他盯着比自己略低一点的少年,说,“长高了啊白辉。”——不是在周烨面前的玩世不恭,也不是在下属面前的公事公办,而是一种宛如兄长般的口气。

白辉笑起来,露出两颗标志性的虎牙,“朗夜哥,我今年都十九了。”

三年里发生了太多事,周朗夜眼色微沉,“还没吃晚饭吧?一起吃?”

“好,如果不麻烦你。”白辉看着他,眼底灼灼似有光。

-

高新区这里的人群有如候鸟迁徙,朝来暮去,一旦过了晚上七点,大街上就显得空荡寥落。

周朗夜驾车在主干道上开得平顺,一手扶着方向盘,一手搁在腿上,“说说吧,怎么会接这种广告?你们戏剧学院是不是有规定新生不能在外面赚钱?”

他的视线落在车窗外,白辉的视线却一直停留在他脸上。

“.......只说是不能在接戏,但偶尔拍个广告或者平面什么的,还是可以的。”白辉的声音听起来有些底气不足。

“你爸妈呢,还真就同意你去念戏剧学院了?”周朗夜转头看了他一眼,白辉处在半明半暗的光影之中,美得有如一帧一帧播放的电影慢镜头。

白辉唇角微微勾起,“你不是说我没有学理科的脑子么,我就从善如流呀。”

这一声“呀”,带了几分亲昵,和那个十六岁少年的残影裹混在一起。周朗夜心里微微一动,却说不上来具体想起了什么。

他问白辉,“晚上想去哪里吃?”

“我都可以。”白辉顿了顿,又说,“如果你不介意,就回国际学校那边找家餐厅吧。”

周朗夜的初中是在平州国际学校念的,很凑巧白辉和他读了同一间学校。虽然因为年龄相差七岁,他们从未做过同学,但是白辉知道以后常常会叫他“学长”,似乎这样就能和周朗夜的过去产生更多的交集。

周朗夜没有异议,于是白辉在车载导航里选出一间学校附近的粤菜餐厅,轿车就向着城南方向驶去了。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目录
查看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