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山有木兮 第二章不同意也要带你走

第二章不同意也要带你走

书名:山有木兮
作者:半盏酱醋茶
更新时间:2023-07-26 11:13

预想中的疼痛没有传来,甚至连跌落楼梯的颠簸都几乎没有感觉到。

陆雁时只觉得一阵寒风在四周飞起,但他却落在一个温暖结实的怀抱。

迷迷糊糊睁开眼,对上一双着急又满是关怀的双眼。

“雁时,你怎么样?”岳归远语带焦急的问,“有没有磕到哪里?碰到哪里?有伤口吗?哪里疼?哪里不舒服??啊?你说话啊!”

陆雁时睁着眼呆呆的看着,他本想告诉他,别急,不疼,没事。但说出口却成了问句:“你不是不来了吗?”

“啊?”岳归远一时没反应是什么意思,然后才想起来今早自己对罗田说的话,一时气急又懊恼,“欸!我跟罗叔说让他保密的,我带几个朋友给你认识,想着给你一个惊喜的!再说了我也没说不来啊,我就让他说晚几天!你说你怎么……”

脱口而出的责备在看到对方苍白到几近透明的脸颊后险险止住,深吸一口气后放软了语气,温声道:“我错了,下次不说谎了。”

随着岳归远一起赶来的朋友们:“……”

白河:“……师妹对不起,这慌我经常说。”

江敏:“算了没关系……我也经常……”

陈天:“这是我说一不二的岳大哥吗?我是不是出现幻觉了?”

秦问之:“别看我,幻觉我可不会治。”

“哐当——”

无人在意的轮椅顺着台阶滚落下去,最后撞在了一棵挺直的柏树上,散架了。

“少主!”

罗田惊呼一声,从剑阁台上急急忙忙冲下来,把手里抱着的貂裘氅衣给陆雁时披上,想要把他抱离雪地,却被岳归远抢过抱起。

罗田也不在意,脸上焦急道:“可不能再受凉了,岳少侠快将少主给带回暖阁吧,不然今日肯定要发病。”

岳归远也不废话,抱稳了人抬脚就要往前走,却忽然被剑阁台出现的人打断。

“怎么回事?雁时怎么了?”

来人中气十足,一身黑色锦衣,干练利落,浓眉一蹙,站在剑阁台正中央,凭空就让人敬畏三分——正是万剑山庄现任当家庄主,陆雁时的父亲,陆东城。

陆东城一出现,陆雁回站在剑阁台上看热闹的身影就是一僵,下意识的恭敬道:“爹……”

“啪!”

陆东城反手就是一巴掌,清脆响亮,听得在场之人俱是一愣。

他正要开口说话,忽然被人在下首打断。

“陆伯伯可真有意思,”岳归远抱着陆雁时往上走,站在檐下避开天上的大雪,抬头对陆东城道,“我这才一年不见,您就不知道在哪儿招了个儿子来?还把雁时推下了台阶,要不是我刚好赶到,恐怕这万剑山庄将来就要易主了?!”

他嘴里叫着“伯伯”,说的话却一点儿也不客气,连脸上惯常俊朗的笑都带着冷意。

而在他身后的四位朋友也听出了不对劲,纷纷帮腔。

四人中属秦问之最机灵,当下立刻反应,捏着扇骨转向身旁的陈天:“小天,这万剑山庄庄主当年不是娶了京城第一首富严家的女儿、当年有着江湖第一美人之称的严诗诗小姐为妻吗?他们夫妇二人当年郎才女貌,情投意合,可是一对模范夫妻,羡煞一众江湖豪杰和京城权贵,我记得只育有一子啊,怎么还有第二个儿子?”

陈天对这些事最熟悉,当下就接话道:“怎么可能?听说严小姐身子弱,生下长子后身子有亏,所以并未再次孕育子女,陆庄主也说过有一子足矣,十分体贴温柔,二人并未再有子女。嘶,难不成陆庄主后来纳妾了?”

江敏看陈天看过来,连忙接茬儿,“那不可能啊!前不久我还听师姐说起过,说这陆庄主曾经向严小姐发过誓,一生一世一双人,并且这么多年一直遵守诺言,是这江湖最痴情衷心的好男人!我门内师姐们还都这么教育师兄弟的呢!你说是不是啊?师兄。”

“啊?”白河是大师兄,年龄大却最老实,有些不明所以的摸了摸头,一脸懵圈,指着陆雁回问,“那他刚刚叫陆庄主‘爹’?”

四人齐齐抬头看向陆东城。

陆东城垂在身侧的手握成拳,被他背在身后,闻言笑了笑,道:“几位世侄误会了,这是……是我旁支亲戚的儿子,父母双亡,我见他可怜遂过继来养,并非我的亲子。”

“这样啊,”岳归远作出恍然大悟的模样,笑着接话:“这么看来,您的确只有雁时一个儿子了?”

陆东城眯了眯眼,笑道:“那是自然。”

岳归远再问:“这么说,万剑山庄的少庄主也只能是雁时了?”

陆东城抿着嘴笑了笑,光从脸色上一点儿也看不出多余的情绪,言简意赅:“当然。”

听如此说,岳归远也重新换上笑容,少年眼角弯弯,是一副世人皆喜的俊朗模样。

礼貌道:“那陆伯伯,反正雁时迟早要接管万剑山庄,我这次来想带他外出闯荡,多认识些江湖朋友,想来您也一定不会反对咯?”

这下陆东城没有立刻回话,毕竟谁都知道,江湖之中,名望最重要。

“陆伯伯?”岳归远可不给反应时间,稍有迟疑就被他紧紧追问。

少年近些年颇有名气,加上又有父母的关系,他身后的几个人也同样年轻锐气,个个气宇轩昂,模样不凡,加上不知底细,反而不敢让人小觑。

几人站在一起,虽在台阶下首,但昂首抬眉,气势上一点儿都没输给站在台阶顶上的陆东城,好一派少年侠士们初生牛犊不怕虎的英武气质。

陆东城敛下眉,换了副口吻试图劝解:“贤侄,我知道你与雁时一同长大,情义非凡,但你也清楚,雁时他身体不好,贸然带出去只怕……”

岳归远打断他,信誓旦旦道:“我既决定带他出去,自然会照顾好他。”

连翻几次都被怼了回来,陆东城心头有些不耐,也不再想和他们继续纠缠,脸色一沉,看向陆雁时道:“雁时,你自己的想法呢,为父尊重你的选择。”

随着他这一句话,在场之人都把目光投向了陆雁时。

明明刚才讨论的都是陆雁时的事儿,可他却始终闭嘴不言,反而像个置身事外的人。

此时陆东城把问题抛给了他,陆雁时这才有所反应。

他转头看向罗田,方才说话的功夫,心思细腻的罗田已经让人重新推了一个轮椅过来。

陆雁时招手示意把轮椅推上前,轻轻一挣,岳归远也不敢强抱着他,小心的把人放在了轮椅上。

直到把人放在轮椅上扶正坐好,岳归远才松了口气,上前蹲下后抬起头,握着好友冰冷清瘦的双手,眼巴巴的望着他。

道:“雁时,我带你离开这里,咱们去江湖里闯一闯看一看,我们一起,好不好?”

他说话和动作都小心翼翼,伏在陆雁时膝头,耐心的等着他的答案。

陆雁时低下眉,错开彼此直视的眼,不再看向双眼带着光的好友。

明明陆雁时五官长相都随了自己绝美的娘亲,但这低头敛眉的动作却和他爹陆东城几乎一模一样,阴郁深沉,给人以冷漠疏离之感。

在场之人除了陆东城,几乎所有人都以为他会同意。

但他轻启苍白淡薄的唇角,说出的话冷冷冰冰,和身上的白衣残雪一样,拒人千里。

“多谢岳少侠好意,只是我不良于行,恐怕不适合闯荡江湖。”

他说的很慢,很仔细,像是怕人听不清,说得疏离又冷淡。

“今日身上疲累,无法招待诸位,稍后罗叔会给诸位安排食宿,不周之处敬请海涵,先失陪了。”

说完,见罗田也一副没反应过来的模样,便对他再次开口:“罗叔,推我回去吧。”

“啊?哦,哦哦!好。”

罗田愣在当场,他没明白陆雁时怎么拒绝了这个提议,尤其是在刚刚差点被人推下楼梯摔死的情况下。

但看他现在脸色确实不好,也不敢耽误,连忙接过侍女手上的轮椅背,对岳归远点头示意,抱歉道:“几位少侠请在大堂先休息,庄主会招待你们,少主身子不适,就先告退了。”

岳归远和他的朋友们显然也没想到这一出,都有些不知所措,站在原地进也不是退也不是,纷纷对视。

同样意外的当然还有岳归远,手上的冰块儿消失,心头的狂热也渐渐冷却。

他木木的站起来,机械的转过身,看着陆雁时离开的方向,愣在原地。

他原本以为……经过刚才的这一出,至少雁时会愿意和他走的。

“几位贤侄,”陆东城出言打断众人视线,露出属于前辈和一庄之主的笑容,对下首的岳归远几人道,“我山庄里冷清,大家来了刚好热闹一下,诸位小少年请随我入内休息,这几日正逢年节,金陵城吃喝玩乐的也多,不妨在我山庄多住几日,向你们的父母亲师写信,我万剑山庄绝不亏待。”

虽然方才几人一唱一和的议论陆东城的私事,但他似乎并未和晚辈们计较,反而和蔼可亲的邀请他们玩耍,惹得众人有些尴尬。

这毕竟是天下第一庄的庄主,方才意气用事也就算了,现在人家盛情邀请,也确实应该坐下来敬酒回礼,但他们也不能乱拿主意,纷纷看向岳归远。

岳归远却像是听不见周遭的话,眼睛直愣愣的看着前方罗田推着的轮椅。

这轮椅不知是不是因为新换的,上楼的机关不是很灵巧,罗田推得一顿一顿,陆雁时也跟着一晃一晃,像是随时都可能会掉下去。

才几步路,竟然走得这样艰难。

岳归远抿了抿嘴,像是下了什么决心,身侧掌心握拳,牙关一咬,双腿轻蹬,腾空跃起。

一个起落就从天而降,落在陆雁时的轮椅前。

岳归远:“不行,就算你不同意,我今天也一定要带你走!”

陆雁时低着头,没有回答。

他已经没有力气做出回应了,浑身冷得直发抖,靠着轮椅背都无法挺直身体,脑子里嗡鸣作响,只能听见岳归远似乎很生气。

他想说话,想让他别生气,也别在自己身上浪费时间,不值得。

但他冷到什么都说不出来,模模糊糊中只觉得身体一轻,一阵天旋地转就离开了冷冰冰的轮椅座位,落回那个温暖的怀抱。

岳归远抱起人,转向陆东城,眼神坚定:“抱歉陆庄主,我这次来,就是要带雁时离开的。”

少年顿了顿,眼里的决绝毫不保留:“如果你真的为了他好,就不要派人来阻止我,当然,无论你派谁来,我都一定会拼命带着他走。”

说完,也不等陆东城回应,转头对罗田道:“罗叔,我们住在福来客栈天字一号房,你拿上雁时急需的东西抓紧过来,今天这么折腾,他一定不好过。”

说完,岳归远转向来时的方向,带着人几步轻移就离开了万剑山庄。

少年衣袂翻飞,轻功踏雪无痕,腰间剑佩叮当清脆,在大雪纷飞中别样好听。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目录
查看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