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天佑有才 第一章立德高中

第一章立德高中

书名:天佑有才
作者:Nicole_木酱
更新时间:2023-07-28 11:23

在钦城三环以外的绿植带里,坐落着一所以“严谨治学”而闻名于众的“立德高中”。它六角形的红色教学楼伫立在一片翠绿之中,老旧的墙体上长满了变色龙似的爬山虎——绿的绿,红的红,橙黄的橙黄,微风一过,哗啦啦直响。风吹叶子的动静和偶尔传来的集体诵读,或不知何处的哄堂大笑,此起彼伏地间和在一起,才让这肃穆的高中校园,显得不那么了然无趣。

教学楼前是一片操场,可眼下学生们都在上课,偌大的操场里就只有高高扬起的红旗,顾自随风猎猎。时近晌午,校园的大门紧锁着,戴红袖章的看门大叔却严阵以待,一双眼睛炯炯有神,喷火似的监视着四周,跟猫逮耗子似的,只等着猎物上钩。

不消片刻,一个瘦瘦高高的男孩隐蔽在了校墙外边,他约莫有十七八岁,却梳着一种十分禽兽的发型,跟动画片里的黑帮老大似的,校服也不好好穿,非要把领口大大的敞开,裤子也松松垮垮,生怕别人不知道似的,整个人都透着一股子“不良少年”的烟味儿。

他眼咕噜一转,先将书包悄咪儿地顺着铁栅栏塞了进去,又离得远了些,换了个地方,悄无声息地翻了进去。可就在他刚一落地的瞬间,不远处就炸起了一声底气浑厚的男中音:“站住!”

男孩就势一滚,屁股冲上脸冲下,跟癫痫似的,在地上神经质地抽了起来。看门大叔还未走到跟前,人就先慌了——本来只想逮个逃课的学生,可万一把人吓出什么毛病来,这算谁的?

于是看门大叔腿脚一软,连忙又往回跑,边跑边呼朋唤友地招呼着:“哎快来人呐!快快快!出事儿了出事儿了!有个孩子犯病了!”

几个保安闻声出来,连忙问着:“哪儿啊?”

看门大叔立刻回身一指:“那那那儿!快!”

可哪儿还有犯病学生的影子?大叔回过神儿来,只见一个狂飙到模糊的人影儿直奔教学楼而去。“靠!”被耍了的大叔顿时面露凶相,咬牙切齿地指着那丫暴喝一声:“就是他!快给我追回来!这次非逮着他不可!”

保安们连忙去追,可那下课铃“叮铃铃”的一响,教室门一开,就像是那开了闸的大坝,哗哗地往外涌水,整个儿就一泄洪,那男孩儿不一会儿就找不见了。

“靠!”看门大叔气得鼻子都快歪了,忍不住地两手叉腰破口大骂,“这臭小子,千万别让我逮着!”

在高三年级023班的一片课后嘈杂里,一个明显被风蹂Ⅰ躏过的、发型异常禽兽的男孩悄咪儿地从后门钻了进去,他自以为无人注意,却在甫一落座,就被坐他正后排的女孩抓了个现行:“甄有才,你又逃课!”

好在这声嗔怪湮没于一片课后嘈杂里,没能吸引几个人的注意,甄有才就嘿嘿一笑,一边拢着跑脱了的校服上衣,一边回头对女孩打趣:“嗨,别提了,今儿早上那公交车被驴给踢了,轮胎都不好使,开不到一半儿,司机就给尥蹶子了,怕担责任,硬是把我们给赶下车了。这不,我为了不迟到,一路跑过来的。”

“放屁!”女孩信他个鬼,当场就开怼了,“你丫坐地铁来的好吗?这都什么年代了,你还跟我扯驴?我要是信了你,我才真是脑子被驴踢了!”

“噗……”一声极低的笑声轻轻飘落,女孩扭头看去,只见一名隔着过道的男同学竟难得露出了一丝微笑,从侧面看去,他那低垂的眼眸被银丝镜片挡了,若有若无的微笑配着专注读书的神情,令人摸不清他是因为书里的内容而笑,还是因为听到了什么才笑——他就是高三年级的学神考霸、兼星级校草,秦天佑。

女孩的脸瞬间红了个透彻,她转移注意力似的,隔着桌子,愤愤地踹了一脚前排的甄有才:“都怪你,让我说脏话。”

“嘿?怪我?”甄有才挑了挑眉毛,油腔滑调地说,“哎我说覃素素,你还有没有点儿同情心?我这刚经历过生死的,没看见我手上蹭出来的皮?”

“甄有才!”忽然,一声尖利的女高音划破长空,甚至盖过了上课铃的动静——在全班的鸦雀无声中,一位穿着高跟鞋的女教师走了进来,只见她以气压全场的姿态,睥睨众生的架势,撸袖子干架地说:“今天早上你去哪儿了?”

甄有才从善如流地站起来鞠了一躬,无比诚恳地说:“对不起,老师,我错了,下次不会了,请您再给我一次机会,我以后一定好好读书,争取用成绩来报答父母,回报学校,报效祖国。”

“……”老师好生噎了半晌,一时竟有种莫名的愧疚与感动冒出来,好在她久经沙场,还是稳住了阵脚:“我……我问你早上去哪儿了,你别跟我扯别的。”

甄有才尴尬地一笑,不好意思地说:“对不起老师,我睡过了。”

纵使发型十分禽兽,衣服也足够夸张,可帅哥就是帅哥,就这么一个歉疚的微笑,老师的心就忍不住地软了:“……真的?”

甄有才诚恳点头:“嗯。”

老师缓缓地把撸起来的袖子给抹平展了,走前皱着眉头说:“再有下次我非叫你家长不可。”

甄有才微微鞠躬,语气诚恳:“老师您放心,要是再有下次,我直接把我爸带来,您可劲儿训。”

老师无可奈何地走了,班里还是一片寂静,唯有覃素素对着甄有才开始了轰炸:“装,你接着装?”女孩一脸的鄙夷与气愤,恨不得戳穿甄有才的脊梁骨:“你说说你,白挺着一副大高个儿,说认错就认错,说鞠躬就鞠躬,你不嫌丢人啊?”

甄有才一屁股坐下去,回过头来,痞痞地笑了:“我要不认错,这会儿就该出去站着了。”

覃素素愤恨不平:“你就该出去站着!老师安排你坐第一排‘雅座’都看不住你,你活该挨罚!”

甄有才把胳膊肘抵在覃素素的课桌上,痞痞地笑道:“可是我赶着来上学就是为了见你,我出去了还有什么意义?”

覃素素一愣,下意识地看了眼隔着过道的学霸男神秦天佑,只见对方罕见地笔尖一顿,将目光抬了起来,定定地看了过来。覃素素的脸顿时涨得通红,连忙对着甄有才开了怼:“你胡说八道什么?神经病啊!谁稀罕你看?”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目录
查看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