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萨拉 第一章皇帝

第一章皇帝

书名:萨拉
作者:远山寒
更新时间:2023-07-28 11:24

那扇门在临殊面前打开,他看见辉煌的灯火,映亮整个空旷的大厅,血红的地毯从他脚下一路延伸到几十米外的阶梯,层层攀附而上,到王座前如同一段被打断的乐章,戛然而止。

而后他看到了这个国家最重要的至宝,他们称之为——“皇帝”。

他们的皇帝坐在王座的软垫上,一手托着侧脸,手肘枕在扶手上,双腿随意叠着,一头金发垂落到座椅上,又从座椅上往下流淌。他张开一双猩红的眸子看向来人,嘴角还带着笑,只是那笑容看起来格外危险,有着捕猎者面对猎物的愉悦。

临殊想,他们应该是有把这家伙推到台前的打算,否则他们的皇帝不会这么好看。

这个消耗了全国20%资源的男人,有着一张让人自惭形秽的脸,英俊得像是每一个细节都由艺术家精心打造一样。他常年不见光的身体修长,骨肉匀称,即使不见劲韧的肌肉,也依旧很好看。

破坏这份美感的是他身后无数根输送管,那些或纤细或粗大的软管穿破皇帝身上唯一一件随意披着的纤薄外袍,与皇帝的脊背、手臂相连,然后消失在王座之后不被光照亮的阴影里。

这使得他们的皇帝看起来像个怪物。

“我没有见过你。”他听到皇帝说,这位皇帝有过目不忘的本事——前提是在他有足够的资源支持下。

这很正常,毕竟我也是第一次亲眼见到你。临殊在心中回应。

他花了半年时间才在同伴们的配合下来到这里,见到这位隐藏在帝国黑暗中的皇帝,只有这么一次机会,他决不能失败。

皇帝眼中映出临殊扣在脸上的面具,和他手中的枪,以及他背后那个半人多高的巨大箱子。

面具上的彩绘勾勒出一张抽象的面孔,皇帝很快找到这面孔的出处:旧文明时期,东方的一只猴子,似乎是很多年轻人崇拜的对象。

为什么会崇拜一只猴子,他搞不太懂,毕竟原出处那本小说他没有看过,也不能现在就看,他相信明天他就会知道为什么。

临殊手上的枪他则很清楚,帝国早已停产的FU7702型手枪,射速很快,可以一枪击穿现阶段帝国生产的大部分防护装备,缺点是弹容量小装弹慢,目前在反叛军占领的地区还有制造这种枪械的工厂。

为了节省资源,他们没办法使用造价更高、要损耗更多原材料的新型枪械。

临殊举起手枪对准皇帝,那个人仍然好整以暇地待在原位,表情如故。

砰——

滚烫的子弹伴着枪响射向皇帝,临殊听到枪响后紧随其后的另一声轻响,那枚小小的子弹在距离皇帝还有三米的距离,被什么东西推开弹到了墙上。

“你想杀我?”皇帝问。

他的嗓音很好听,是无论男女老少都喜欢的有磁性的男性声音,不过分低沉,不粗犷沙哑,带着一点儿上位者的威压,有种他跟你说话时纡尊降贵的错觉。

可能不是错觉。

然后皇帝站了起来,他赤裸的脚踏在地毯上,身后的输送管被皇帝牵动,这下他看上去像是一个精致的提线木偶。

来了。临殊默念一句,同时连开五枪将子弹打空,无一例外没有一个命中。

自此他确定皇帝确实没他想象得那么脆弱,至少在有辅助的时候还是很能打的。

不过时间差不多了。临殊看了眼腕表,不急着装弹。

皇帝也不急着动手,他不知道临殊后面的箱子里有什么,也许有什么意外的、能杀了他的东西,他对自己的身体状况很有自知之明,他必须小心谨慎。

皇帝缓步从阶梯上走下,临殊不由自主地倒退一步。

他感受到了切实的压迫,有无形的力在推抵着他,现在只是温柔地逼迫他后退,之后可能就会将他撕碎。

“箱子里有什么?”皇帝问。

临殊从进来到现在第一次开口,他如实回答:“空的。”

皇帝不理解,他想不出这个刺客带一个空箱子过来干什么,所以他认为这个人在欺骗他,欺骗他的人够多了,为什么一个陌生人也要千里迢迢跑过来骗他?

对,千里迢迢。

这个刺客是黑色头发,体型偏向东方,加上戴这张面具,很可能是东方人。东方的版图帝国占据了一部分,但不是全部,他有可能不属于帝国。会拿着反叛军的武器,他是反叛军的概率很高,具体数值无法测算。反叛军的大部分据点距离皇宫十分遥远,不过也不排除他本身就生活在这里,最近才被策反的可能。

这些、以及更多更深层次的思考,皇帝都是在刹那间完成的,他的思考可以一直持续,但他不会走神发呆。

“只是现在是空的。”临殊笑了笑,可是皇帝看不到。

大厅里辉煌的灯火突然全部熄灭了,这里做了相应的准备,黑暗只持续了不到一秒钟,大厅里很快亮起了应急灯。

灯光重新照亮皇帝的脸时,临殊看到了类似恍惚的表情,皇帝反应了片刻才清醒过来,之后警惕地看着临殊。

临殊知道为什么,因为皇帝断供了,这个造价昂贵的皇帝在失去持续的资源供给时就会回归普通人行列,不能持续进行高速思考与解析,自然也没办法计算周围的力场。

皇帝宛如一个精密的机器,自身储电量有限,一旦断电就必须进入省电模式,否则几分钟就会关机。

“内部有人在协助你。”皇帝的笑容敛去了,他依然保持冷静,刺客潜入可以不被发觉,而皇帝所在的位置停电,很快就会有人赶过来。

三分钟,备用电源就会启动,供给装置会再次工作。

“当然,不然我也不可能来到你面前,还能安全地离开。”临殊预测出自己的未来,将手枪放回枪带,向皇帝走去。

“我也没到可以任你摆布的地步……”皇帝眸光一暗,然而他没来得及说出第二句话,就从台阶上跌了下去。

背后的输送管让他不至于侧翻,但是踉跄着屈膝倒下也够狼狈的。

“嗯,所以我们做了万全准备。”临殊蹲下去,托着皇帝的手臂去看他红琉璃一样的眸子,“你上一次打的稳定剂是假的。”

皇帝有很严重的基因缺陷,从他被完成开始,每隔一段时间就要注射药物以维持稳定。但他正常情况下可以感觉出药物对他是否有害,上次他注射药剂可一点儿感觉都没有。

觉察到皇帝的疑问,临殊主动解释:“因为我们没有换上毒药,那是普通的营养剂而已。”

临殊一边说,一边去拔皇帝身后的输送管,每拔下一根,就留下一圈针孔。

他们掐得很准,皇帝如果不注射稳定剂,72小时后身体就会出问题,准时准点得像个机器。他心肺功能脆弱,首先受到压迫的就是这两个器官,而皇帝上一次注射真正的稳定剂,就是72小时前。

皇帝伸手推临殊,但是使不上力气,剧烈的头痛和呼吸困难同时困扰着他,他感到肺部隐隐抽痛,心脏剧烈跳动,大脑开始缺氧,这样下去他很容易脑损伤。

“别乱动。”临殊拔下皇帝身上最后一根输送管,从衣袋里取出一管针剂,对着皇帝的脖子刺了进去。

那些难以言喻的痛苦随着药物在体内扩散渐渐褪去,皇帝的呼吸平缓下来,脑袋却越来越昏沉。

临殊接住皇帝倒下的身体,勾过膝弯将人打横抱起,回到那个让皇帝好奇的箱子边,在抱着一个人的情况下颇为困难地横下箱子打开,将皇帝放进去。

箱子内置许多看起来像是医学仪器一般的东西,临殊按照反叛军中同伴教他的方法将皇帝固定好,又给皇帝带上氧气面罩,调试好所有仪器保证能够运转后,临殊站起身,合箱前又看了一眼他准备拐走的皇帝。

皇帝安静蜷缩在箱子里,氧气面罩和雾气挡住他半张脸,并不妨碍临殊给他冠上“睡美人”的头衔。

临殊弯腰将皇帝落在外面的长发放回箱内,让他盖着自己的金发沉眠,之后合上箱子,一切按照预定计划进行。

他偷走了帝国的至宝。

他偷走了帝国的皇帝。

18个小时后,他更新了自己的认知。

萨迦利亚·约法沙,写作皇帝,读作公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目录
查看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