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萨拉 第二章我喝不了自来水

第二章我喝不了自来水

书名:萨拉
作者:远山寒
更新时间:2023-07-28 11:24

临殊成功离开皇宫,却在新城区新城区通往旧城区的入口被拦了下来。

透明的隔离墙一侧是新城区,高楼林立,道路盘旋在楼层间,整体白色的城市点缀着养眼的绿色,不见半点烟尘,不时有飞艇晃过高空,投出全息影像;另一侧是旧城区,遍布低矮的工厂房,毫无布局规划,街道与房屋肮脏凌乱,整体都是灰败的,像是被抽干血液的垂死的老人。

临殊身材挺拔,着装干净整洁,但是很旧,工装裤上几个杂牌商标被洗得看不清本来面目。通行处的工作人员见过不少这种人,他们通常出身于旧城区,在新城区工作,节假日回家。

“我是槲寄生制药公司的员工,”临殊从夹克衫掏出一张员工证,“送药品去旧城区的分厂。”

“哦,听说过。”工作人员点点头,探头去看临殊身后的箱子,“你们是不是经常做慈善那个公司?”

“是的,我们希望旧城区的人也能享受到优质的医疗服务,这得先从提供足够的药品开始,旧城区人口太多了。”临殊对工作人员笑了笑,他五官俊朗线条清晰,头发剪得干净利落,人看起来很精神,让本来不喜欢旧城区人的工作人员看了也没那么抵触。

工作人员对他扬了扬下巴:“箱子打开看看。”

“箱子里的原材料不能接触空气,之后要到真空环境下操作。”临殊坦坦荡荡地说瞎话,眼神真挚得仿佛他这辈子没说过谎一样,“这边是文件。”

工作人员接过临殊递来的文件夹,将里面密密麻麻的字大略读了一遍,目光定格在最后的红色公章上,随手指指一旁的安检门:“好吧,那就扫描一下。”

临殊点点头,拖着箱子往安检门处走,他并不担心,旧城区分部的技术人员给箱子做了万无一失的伪装,连皇宫的守卫都骗过了,这里当然不会出问题。

果然,他从容地走过去,没有任何意外发生。

“等等……”

后面有人叫住了他,临殊故作惊讶地回头:“怎么了?”

身后那个工作人员快走几步,穿过安检门走到临殊身边:“我想到点儿事,最近有不少旧城区的人,在新城区偷窃,他们很多人都像你一样,在新城区工作。”

这话说得有点儿冒犯。

可临殊觉得被冒犯的不是自己,毕竟他真的偷了东西,还有可能是这个国家最贵的单品,不过没人敢定价就是了。

他眼角扫到监控摄像头,发觉他们正处在一个微妙的死角,于是他将手探进怀里,边叹气……

边拿出一叠钞票,塞给工作人员。

那工作人员眉眼舒展开,给他一个“你很上道”的眼神,哼着小曲儿回到自己的工作岗位。

临殊则深深看了一眼手边的箱子。

不愧是以一己之力掏空国库的男人,这诡异的消耗他人资源的被动,看来是敌我不分呢。

他打电话给槲寄生医药公司旧城区分厂的联络人,很快联络人伊琳娜就亲自开车来接他了。

槲寄生医药公司在暗地里支持着反叛军,准确地说它基本就由反叛军的人构成,伊琳娜是反叛军在帝国首都的主要负责人之一。

“你做得很好,我本以为这次行动会失败……每次都得做好最坏的打算,才会收获惊喜。”伊琳娜开着车,对副驾驶的临殊说。

“后续的难题是怎么把我们的人撤出来,皇帝失踪了,皇宫肯定会彻查。”临殊放松紧绷的精神,揉了揉额头,“撤出来以后,估计这边的据点也不能要了。”

“这不是你该操心的事,你这次任务完成得很好,接下来要做的事就是好好休息。”伊琳娜将车子拐进一条巷口,踩下刹车。

“我会的,我已经两年没休假了。”临殊打了个哈欠,下车帮伊琳娜将箱子拿出来。

旧城区的空气很糟糕,大量工业废气充斥旧城区每一条道路每一间房屋,临殊在皇宫待久了,再过来都忍不住咳嗽。

他们从后门进入槲寄生医药公司名下的一家厂房,伊琳娜给他安排了一间休息室,和其他人一起带着箱子离开。

临殊眼看着他们把自己辛苦“偷”来的皇帝带走,心情意外有点儿复杂。

他打算先睡一觉,却见门口蹦进来一个孩子,是伊琳娜的儿子菲尔。

“好久不见。”临殊靠在沙发上,对菲尔招了招手,那孩子三两步扑到他身边,叫了几声哥哥,然后回去关了门,紧张兮兮地凑回去。

“妈妈说你去皇宫了,你有见到过皇帝吗?”菲尔问。

其他人并不清楚他带回来的是什么东西,这孩子肯定也不知道。临殊想了想,点头:“见到了。”

这个国家的皇帝从没在民众面前露过面,人人都知道他们有一位皇帝,知道他的名讳是萨迦利亚·约法沙,但是谁也没见过,在这个信息高度发达的时代,只要皇帝在公开场合出现过,就该留下痕迹。

不过临殊知道约法沙的状态确实不适合出现在台前,他要是议事阁那群老东西,也不会让皇帝被公众看到。

“那他长什么样子?”菲尔兴致勃勃地继续问。

人对未知的事物向来是好奇的,菲尔在反叛军中长大,和所有大人们一样讨厌皇帝,但架不住他想知道这个皇帝的模样。

“很好看,比我好看多了。”临殊斟酌一下,放弃用辞藻修饰形容,虽然那家伙值得被浓墨重彩地描述,“你要是见到肯定想娶他做老婆。”

“我才不要,我要娶小茉莉做老婆。”菲尔撇了撇嘴,不相信有人比他的好朋友更好看,“那他也比小茉莉好看吗?”

“那倒没有,你的小茉莉比较好看。”临殊摸了摸菲尔的头,门外忽然传来一阵急促的脚步声,休息室的门一下被人推开。

临殊愕然抬头,看到伊琳娜喘了口气,比划两下叫菲尔出去,换成她跟临殊独处:“很抱歉,你的休假得取消了,我们要委派你一个十分重要的任务。”

“嗯?”

“把约法沙送到赫瑟尔那边的总部去。”伊琳娜缓慢地说。

临殊指指自己:“我?”

伊琳娜点头:“你。”

临殊面露难色:“难道我一个人吗?”

伊琳娜点头:“我们没有更多的人手,其他人我并不信任,不能让他们知道约法沙是谁。”

“发生什么事了?”临殊想不通。

伊琳娜叹了口气,领临殊去了另一个房间。

约法沙已经从箱子里出来了,躺在床上,面上扣着另一个氧气面罩,他头发凌乱地铺了满床,双手无意识地按着胸口,面色潮红,一副喘不过气的样子。

“他这是?”临殊有点儿紧张。

伊琳娜解释:“他的身体,接受不了旧城区的空气。”

吸一口就快呼吸衰竭,多吸几口人可能就没了。

绕是知道约法沙因基因缺陷身体非常糟糕,临殊也没想到会糟糕到这种地步。

“主要还是旧城区的污染太严重了,普通人待几年都会生病。”伊琳娜摇了摇头,“我们本来打算让他留在这里一段时间,等总部派人来接,现在看来留不了了,别说空气,水他肯定也不能喝,要么送他去新城区,要么直接离开帝都。”

“可是我……”

“当初是你主张放弃刺杀改为劫持的。”伊琳娜打断临殊的推诿。

“现在改回去直接杀了他还来得及吗?”

“你知道他的造价。”伊琳娜目光灼灼。

知道,贵,非常贵,贵得没人舍得拿他怎么样,掉一根头发都让人错觉钱在燃烧。临殊知道,他太知道了。

“好吧,但我不确定能不能做好这件事。”临殊长长叹气。

“总部正在派人,中途我们也会对计划做调整,不会让你一路送到总部的。”伊琳娜安慰他,“不过你要小心,帝国的主要目标是他们的皇帝,所以他们一定会追击你。”

这听起来好像拐跑了谁家的小姐要私奔。

临殊倒也不是很抵触这个任务,他主要是担心自己照顾不好这位娇生惯养的皇帝。他的目光再次落在约法沙脸上,此时约法沙已经好了很多,重新做他的睡美人,两排金色的睫毛渡了层来自窗外的光。

不亏。临殊这么想着,接下了组织的任务。

——

约法沙睡了很久,醒来的时候头很痛,胳膊也很痛,腰也很痛。

无论谁被塞箱子里保持同一个姿势颠簸上百公里都会这样。

他张开眼睛,头顶上不是寝宫的床幔,而是一盏看起来很廉价的吊灯;他坐起身,身下床铺硬得还不如他在花园里坐的藤椅;他环顾四周,入眼是陈旧的墙壁,掉漆的桌子,看陈设应该是一间旅馆。

真是了不得的体验,他长这么大就没住过这么破的地方。

然后约法沙看到了从一扇门后出来的临殊。

再然后,临殊看到约法沙在发呆。

在临殊的视角里约法沙在发呆,实际上他在思考,在回忆,他以前习惯发散性思维然后收束,别人一秒钟顶多能想出“啊,大海真美”,他则能从大海为什么这么美想到大海6000深处的石头具体成分,但是失去供给的皇帝只能降低自己的运作速度,以至于拖长思考时间。

“你渴不渴?”临殊以为这位皇帝醒过来就会跟他掐架,现在看起来好像没什么风险。

他将一杯清水放到约法沙旁边的桌上,又抽出张椅子坐下。

约法沙回过神,没说话,默然拿起玻璃杯抿了一点。

他一举一动都透露出贵族的矜持与优雅……正当临殊这么想的时候,优雅的皇帝停止喝水,优雅地连水带杯一同泼到了他身上。

临殊只来得及挡一下脸。

“你是什么老旧数码产品,发脾气还有延迟的吗?”湿透的临殊拿着杯子站起来,抹了抹额头和下巴的水。

他决定了,如果这家伙非要跟他掐,他一定要给约法沙一个教训,最多不打脸。

然而约法沙没有特别生气的样子,他只是皱起眉——他皱眉的幅度很小,淡金的眉毛微微下压了一点:

“我喝不了自来水。”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目录
查看更多